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叶黄】龙与魔法师


·叶神贺文!生日快乐!!
·西幻设定,魔法师叶与银龙天
·感谢各位观看





又是个清晨。

小精灵们合力拉着被子的一角,想要把被子掀起来。窝在被子里的人团了团,伸手一揪,刚被拉走的被子便被夺了回去。

“叶修大人,起床啦!”

小精灵们挥挥翅膀从床单上飞到了叶修的枕头上,一致的唱起了歌。叶修睁开眼,一只手探到枕头上挥了挥,把这群一大清早不好好睡觉的小精灵们赶跑。

却也没有了睡意。

被子在叶修下床之后留恋的用被角从叶修的手腕拂过,然后乖乖巧巧地把自己叠三叠放置于床尾。洗漱杯已经盛满了水,牙刷懒洋洋地靠在杯子旁,牙膏尽心尽力地吸紧自己的肚子,把绿色的膏状物均匀地挤在牙刷上。

叶修拿起牙刷,泡沫很快的聚集在口腔里,柔软的刷子上上下下的在牙齿上扫荡,尽心尽力的把口腔清理干净。

门口的木门被人推开,老旧的门枢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来人的声音伴随着木门痛苦的呻吟一起响起。

“老叶老叶,起床了吗,太阳都晒屁股啦。”

“啊,起来了。”叶修含着一嘴的泡沫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喝了一口水,咕噜咕噜的连着泡沫一起吐了出去。往返几次之后,确认嘴里干净的一点泡沫都没有了,才把牙刷放回杯子里。

黄少天拎着一份早饭,轻车熟路的在楼梯前拐了个弯。四个小精灵扯着米其色桌布的四个角,飞至正方形木桌的上空,整齐一致的松了手,任由桌布轻飘飘的飘到木桌上。

黄少天压平布上比较明显的褶皱,把手中木质餐盒的盖子放到桌上。粥的香味传的老远,叶修闻着味儿都能摸索到黄少天的位置。

于是他也那么做了,准确的摸到了黄少天的腰。环住身前的人,将头搁在肩膀上,刚起床的沙哑声音听起来意外的性感。

“少天,大清早的跑哪里去了,一身冷冰冰的。”

“想带你去个地方,顺带买了早餐。”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摸出两个碗舀了两碗粥,随后拍了拍叶修的手,说道:“行了老叶,快吃饭快吃饭,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可是特地叫小精灵早早的把你叫起来呢。快点快点别磨蹭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

叶修愣了一下,大魔法师的脑子里装着很多东西,但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莫名的卡住了他。黄少天一看叶修那表情就知道他忘了,无奈的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在叶修还是全大陆最顶尖的大魔法师的时候,黄少天只是一只银白的小龙。

小小的,和寻常龙的威猛形象一点也不符合,轻而易举的就能把它捧在手里。叶修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黄少天被放在柔软的绸缎锦被中。喻文州站在一旁,清淡的眉眼染上了几分焦急。

“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就这样了。拜托你了,叶修——它不会有事的吧?”

那也是叶修第一次看到喻文州卸下平日淡雅却隐约透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们关系很好?”

叶修一边问,一边用手轻轻的在黄少天的身上按压。小龙发出破碎的呻吟,微微睁开双眼,金黄色的眼眸浮上一层水雾,可怜巴巴的眼神足以令看到的人心碎。

“它是上任城主捡回来的。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有感情的。”

叶修点头表示听到了。他并非有多好奇,只不过难得见到喻文州这表情,顺口问了一句,也不在意他的回答。

“有点麻烦。”叶修叹了口气。

多出骨骼受损,内脏出血,轻碰都能令其有痛感,更不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每一处都有可能导致银龙的死亡。

“总之,我先带回去了。伤好了再过来领吧。”





就这样黄少天住进了叶修的家。

叶修的家从内而外的透着股冷清。尽管屋子很大,却只摆放了一套沙发还有一张床,一张原木桌,几个板凳。多余的装饰物一个也没有,更呈论现在木屋里那么多的小精灵和各类会说话的魔法道具。

冷清空旷的不像话。

黄少天看到的第一眼就为这里打上了差评。

叶修似乎从不为这些东西作考量。不管自己的居住环境如何,有个地给他歇就足矣。因此,对于这套嘉世统一分发的屋子,他也没有投入丝毫的热情。拿到手的时候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让苏沐橙看到的第一眼就直接噗呲地笑了出来。

“你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嘉世亏待你呢。”

叶修掀起黄少天的左翼,仔细的寻找着翅膀根部细小的伤。黄少天不断抖动着,努力把头往被子里拱,试图找到点温暖。

“冷吗?”

一只温暖的手覆在它的背上,轻轻的从脖颈顺下去,一遍又一遍,直到黄少天停止了发颤。

黄少天抬起头,手的主人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在它抬头的时候用手托住它的下巴,让它不会那么累。





很早的时候,黄少天就听说过叶修,因为叶修是全大陆最厉害的魔法师。但在此之前它从未见到叶修,更呈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黄少天也听过喻文州和郑轩对叶修的评价。虽然他们口中的叶修形象还可以,然而还是能听出他们话音里的咬牙切齿。

这让它对叶修好奇极了。

黄少天还没到能化形的年龄,喻文州也不让它出去乱跑。虽然蓝雨城内是安全的,而且喻文州没有限制它的出行,但是一座城对于龙还说还是太小。

天性的好奇心总是让它想往外跑。于是,某天黄少天趁郑轩放松紧惕的时候,尾巴一甩翅膀一挥地从城墙下边一个隐秘的狗洞溜了出去。

龙在大陆上是十分稀少的,大多数龙都已经是成年龙。要么已经有了龙骑士,要么常年蜷缩在北地连绵的雪山里,难寻踪迹。

一只未成年的、无主的小龙,足以令所有人疯狂。

对于黄少天而言,那段时间是龙生中无法忘怀的一段时光。并非有多么的感人或是珍贵,而是带着绝望的黑暗,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在每次的回忆中都企图把它拉向深渊。

在黄少天可以成功化为人形,并且在大陆上闯出赫赫战绩的时候,许多人都是这么评价他的。

——温暖,虽然话多到令人不敢相信,但是不会让人厌烦。有他的地方从来不寂寞。

只有极少数人能从灿烂的微笑和温暖的外壳下找到细微的缝隙,透过这难得的一丝空间,探究隐藏在表层之下最深刻的真实。

他对人间并不信任。




大概是因为给黄少天疗伤的是叶修,尽管刚被找到的时候银龙对整个世界苦大仇深,恨不得立刻化为巨龙毁灭世界,对蓝雨以外的所有的人类都毫不信任,但依然对叶修有着莫名的亲近感。

刚到叶修家的第一天,黄少天全身上下都透着股冷漠,就算被顺毛被安抚也依旧用屁股对人,毫不领情。

一年之后,黄少天俨然把叶修家当成了自己的窝。屋里除了一开始就有的几样东西,还添了不少东西,惨白的墙壁也被重新粉刷成嫩黄色,悬空的罗明灯从白色换成了淡黄色。

再来参观的苏沐橙是这么说的。

“还算个人住的地方。”

就算是龙的形态也抑制不了黄少天的嘴。按理说银龙是所有龙种里最纯洁高贵的一类,以宛如雪山之巅的圣洁之花闻名于世。然而这一系列形容词到了黄少天这完全不符合,说他生错了物种也有人信。

“你说说你是不是在你娘肚子里的时候就变异了啊。”叶修略带嫌弃的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无奈的叹了口气。

“瞎说什么呢。我可是纯种银龙!纯的!你知不知道我一出去有多少人排着队想见我一面?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价起码有个亿?你还嫌弃我,你居然还嫌弃我。”

黄少天嘴巴一开一合哗啦的又倒出一大堆话。叶修漫不经心的转过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黄少天气的甩甩尾巴,喊到:“叶修叶修你有没有在听呢!”

叶修配合的哼哼两声,黄少天爬到沙发的顶上,后腿一蹬,在空中飞旋的同时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用力地把自己撞进叶修怀里。

叶修伸手稳稳地接住了龙球,把黄少天的头扒拉出来,改托为抱。黄少天尾巴圈住叶修的手腕,头惬意的趴在叶修的胸前,爪子勾住叶修的衣摆,哼哼唧唧的眯起了眼,享受着叶修的安抚。

“得了吧少天,出了这个门你还不是得死抱着我的大腿不放手。”叶修毫不客气地嘲讽。

哼。黄少天一巴掌糊到叶修脸上,别过脸去不看叶修嘲讽max的脸。

人类,乖乖顺毛,别总想搞个大新闻。





塔罗节是大陆上最热闹的节日。

满天飞雪敌不过人们热闹的往来,屋上的积雪被扫落,纷纷扬扬的又似一场雪。裹着棉袄的孩子在屋檐下跑来跑去,与大人们一起拿起扫帚把街上的落雪扫到道路的两侧。

城镇与皇宫一样热闹。大街小巷通通都挂上了会上下浮动的小彩球,烛火一闪一闪地印出彩色的光辉。路两旁的小贩往摊贩上施下一个个小咒语,简单的小魔法阵发出幽微又不可忽视的光。

这个世界是那么热闹,每个城镇亮起的灯汇聚成一条星海,把这个昏暗的夜晚照的发亮,让这个本应漆黑的世界变得光明。

这是属于人类的万千星海。

熙熙囔囔的声音从主城道传到城镇的每一个角落。黄少天扒着窗户一角,满心羡慕的看着远处的灯光。随后转头看着趴死在沙发上的叶修,不满的踹了个线球过去。

“叶修叶修,我们也出去玩嘛。”

叶修翻了个身,将耳朵藏进厚实的被子里。

“你不带我出去我就自己跑出去了,到时候后果自负啊。”

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把窗户开了个小缝,冷风呼啦地灌了进来。叶修打了个哆嗦,把脸上的被子挪开,无奈地看着黄少天。

“别闹,你再丢,明个蓝雨就来我房门前挂一排过去。”

叶修想象了一下一开门就看见一排人挂死在门口,喻文州在旁边一边垂泪一边喊“你们死的好惨啊”的场景,就不由的心地发毛。

“那你带不带我出去啊。”黄少天拍了拍墙壁。

叶修披上羊绒大衣,把口袋拉大,示意黄少天跳进来:“走吧少天大大,小的带您出去兜圈嘞。”

黄少天心满意足的蹦进了口袋里,往深处缩了缩,只把小脑袋露出去,叶修把手伸进口袋,揉了把黄少天的小肚子。

又胖了。叶修感受着手感,默默的想着。

街上什么人种都有。精灵的金色长发倒印着流光,偶尔从发丝间露出的尖耳朵总是让黄少天想伸出爪子碰一碰。血族手中一般都带着银铁材质的杯子,红色的琼液与他们的双眼一样令人感到诱惑与神秘。矮人不爱走动,往往缩在自己的店铺后面,精明的眼神盯着过往的每一个人。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眼珠子骨碌一转,翅膀与爪子并用的爬到了叶修的肩膀上。黄少天轻轻地碰了下叶修的耳垂,问到:“这个什么……呃,塔罗节,为啥要叫塔罗节啊。”

叶修把黄少天抓了下来安置在怀中,拂去落在它身上的一片雪,一低头正好与黄少天充满好奇的目光对上。叶修想了一下,说道:“啊,这个啊,还蛮好玩的。”

“说说呗。”黄少天晃了下脑袋,歪着头看着叶修的下巴。

“大概几千年前吧,在这个大陆的西边有个国家。这个国家有个王子,十岁的时候走丢了。国王和王后很伤心很伤心。后来听说占卜师可以占卜命运,王后就从全大陆寻了位最好的占卜师。”

一个店铺里卖的东西让叶修好奇的多看了两眼。叶修拿起一串刻着银龙的链子,背面繁杂的花纹让他沉思了一下。黄少天不满的反复扒拉叶修的衣领,催叶修赶紧讲下文。叶修拍了拍它的脑袋,从口袋翻出一块刻有魔法阵的木牌,与满心欢喜的小贩换取了那条链子。

“快讲快讲,你这讲故事的技术这么不行,也就我听的下去了,还好意思三心二意,叶修叶修叶修,快点快点快点。”

于是叶修就继续说了:“这位占卜师来到皇宫,为皇子算了一卦之后就说,世间一切全为天注定。他无法找到皇子,但皇后可以。于是这位占卜师就留住在宫里,直到有一天,占卜师对皇后说,他的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就靠皇后自己的造化了。”

叶修停了下来,从路边买了一杯绿檬果汁,先递给黄少天,等黄少天摆摆翅膀不喝了之后,才大口大口的把剩下的都喝完。

“后来有一天,皇后看到宫女在玩塔罗牌,突发奇想地也拿了副塔罗牌。就在那一天她占卜出了她的小王子,指示告诉她,她们一家会在那天团聚。”

“全皇宫灯火通明到半夜,然后,他们真的在那天晚上等来了一个远行的旅者。那个旅者就是她的小王子。”

“从那以后塔罗牌就被认为是成功率最高的占卜工具,而那一天则被定为塔罗节。因为人们认为这一天,所有人都将团聚。后来渐渐地就演变成了全大陆最重要的节日。”

“我怎么感觉有点扯?”黄少天瞧了眼叶修的表情,生怕被对方糊弄。

“对吧,我也觉得。”

黄少天听完了故事后便没了兴趣,注意力开始被摊贩上的各种小零件吸引。叶修一边抓住黄少天的一只爪子放止某条龙消失不见,一边掏出钱包尽心尽力地给黄少天付钱。

“诶,叶修,那是啥?”

叶修顺着黄少天指的地方看去。几个少女围着一个摊贩,摊贩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女孩们一齐在上面写下,“你是我的塔罗。”

“啥意思啊?”

“大概意思就是说,你是我的塔罗,无论多久,无论多远,我们终会重逢。”

黄少天点点脑袋表示理解了,又扯着叶修去买葫芦串吃。

叶修被黄少天使唤来使唤去,逮着个休息的机会问到:“你说你,都到了该成年的时候了,怎么还不化形。”

“我怎么化形,我还这么小,”黄少天看了眼自己小小的身子。

“别忘了你的本体可没这么小啊少天大大,”叶修提醒想要假装自己还很小很可爱的黄少天。黄少天听完也幽幽叹了口气。

两人对视,再度叹了口气。

啥时候才能成年啊。两人不由地一起想到。





塔罗节过去没多久,黄少天便被叶修带回蓝雨。

“哈?为什么啊,怎么突然的就把我送回来了啊,喂叶修,说话啊。”

“我要去处理点事,你在我那边不安全,我也没时间顾着你。”

黄少天变回原型蹲在蓝雨宫殿里的一块空地上,叶修欣慰的看着黄少天的体型,暗叹这些年的投喂没白费。

“你会回来找我的吧?”黄少天用鼻尖拱了下叶修的脸。

“会的。”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叶修思考了一下,拍了拍身旁的树:“等这树开花了我就来接你。”

这树叫菩莲子,春夏交替之时开。黄少天寻思着最多也就半年叶修就会来找他,于是蹭了蹭叶修的脸,说道:“要快点来接我呀。”

叶修噗呲一下笑了出来:“你可是蓝雨的镇宅之宝,怎么一心就想跟我跑,蓝雨哭给你看哦。”

“总之快来接我啦,啰嗦死了。”黄少天举起前爪习惯性想要拍一下叶修的脸,举到一半突然想起现在的自己可不是那小巧模样,又怏怏地把爪子收了回来。

叶修抚摸着黄少天的龙鳞,感受着掌心之下的冰凉。随后在黄少天的右脸落下一个轻盈的吻。黄少天尾巴惊喜的甩了甩,用脸颊不断蹭着叶修的脸。

叶修放开黄少天,向后退了几步,转过身大踏步向外边走。黄少天恋恋不舍的看着叶修的背影,又叫了声叶修的名字。

“说好了要做我的龙骑士啊,别忘了!”

叶修笑着应了一身,向微光走去。

去迎接他的战场。





菩莲子开了又落。

每个早晨,黄少天都蹲在菩莲子的旁边。一日一日,叶修始终没有来。

他从蓝雨等人的口中听到了很多叶修的信息。他知道了叶修与嘉世的决裂,知道了叶修孤身一人前往亡灵之谷,也知道从那以后大陆上再无人见到过叶修。

他终于成年了,而当初两人相视的叹息像是在梦里。

梦里有他也有叶修,梦醒后却独留他一人。

黄少天挑战过很多人,也结识了很多人。当他认为他足够强大的时候,黄少天向喻文州发起了离别的请求。

“我要去找他,”黄少天目光坚毅,“他还在,他不会死的。”

喻文州确认黄少天是认真的之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叶修叫我先留着,等你能化形之后再找个合适的时机给你。我觉得是时候了。”

黄少天捧着盒子回了卧室。盒子里只有三样东西。

一个刻有银龙的链子,一副完整的塔罗牌,以及一张字条。

字条上只有一行字。

你是我的塔罗。





黄少天走了好多地方,顺着塔罗牌的指引,兜兜转转,终于在这个破疙瘩窝找到了叶修。

他没提当年的那些约定,叶修便也不提,只是时常在心里琢磨黄少天到底什么个意思。

琢磨不出味来便放弃了,想着没准这么多年银龙不放在心上了,所以不和他计较。

因此在被黄少天提到那棵又长大了许多的菩莲子下的时候,叶修的神情,是有些微妙的费解的。

一方面觉得这小龙崽子果然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另一方面又开始琢磨黄少天的用意。

黄少天把叶修带到之后便把人甩一边,赌气似的窝在树的一旁。

“少天?”

叶修叫了一声,黄少天头都没转一个。于是叶修明白了,这果然是在生气呢。

“少天儿,当初是我的错,是我不对啊,乖啦别生气了,转头看我一眼?”

叶修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黄少天猛的站起身来,直视叶修带着诧异的眼神。

“花开之时回来接我?”

“嗯。”

“回来后就做我的龙骑士?”

“是。”

黄少天抬起手,表情有些狰狞,那手似乎下一秒就会拍到叶修脸上。叶修都做好准备了,黄少天却又把手收了回去。

黄少天知道叶修苦,知道他的身不由己,知道他的无可奈何。他知道叶修不是故意要违约,也知道对于当时的叶修而言,身旁有条未成年的龙是个巨大的负担。

可是黄少天喜欢叶修啊。就算黄少天理性上明白这一切都是必然的,感性还是使他天天蹲在树的旁边等。

等一个他知道不会来的人。

时间是最好的发酵物。爱从未被时光冲刷殆尽,反而把菱角磨平,使爱沉淀。

于是黄少天伸出手,向叶修发出属于他的邀请。

“我再给你个来接我的机会。”

菩莲子的花纷纷落下,花瓣打着卷从黄少天和叶修中间穿过。

黄少天看着叶修眉眼染上笑意,也伸出手握住他,手心温度温暖如初。

“好。”

我来接你回家,从此再不分离。

评论(15)
热度(186)

© 何晚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