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安雷】起风了

·社会好青年白切黑安x看似拽的一批实则根本干不过白切黑雷

·复健随打,还是很俗的搞笑故事,瓶颈期大概过了

·未来太空设定


·字数:6109




安迷修和同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挥手告别,没有乘上回宾馆的空中列车,而是顺着中央街道的旁支小路拐进无人街。

穿过无人街便是肮脏泥泞的贫民窟,腐烂晦涩的味道隔着洁白的街道都能令人生厌。打着补丁的形形色色的人们混杂其中,彩旗飘带连着狭窄街道每家每户的窗,滴答答的衣服挂在上面,烈焰颜色的内服大摇大摆无所顾虑。安迷修羞涩的低下头不再往上瞧,专心地躲避人群。偶有人掀起眼皮打量安迷修这一身明显不符的行头,三两下后又扭过头去。

这地方难以下脚,没几步路白色的靴子就溅上斑点。安迷修低头苦恼地瞅着鞋子,就这没抬头看的几秒功夫,一个人直愣愣地往安迷修身上撞了上来。

“抱歉!”安迷修惊的抬起了头,止不住地道歉。几缕黑发顺着眼前人压低的帽子落下来,那人稍微抬高帽檐,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走了。安迷修觉得在哪见过这人模样,挠挠头没在意,三秒后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

空的。

安迷修骤然回头,那人已经脚底生风的跑了,背影十分带有做贼心虚的意味。安迷修磨了磨后牙槽,起步追了上去。

贫民窟四通八达,往来小路窄缝数不胜数。那人对此的了解比第一次来的安迷修高了不知多少,身形看上去也比他高,在人群中灵活的像只猫一样穿来缩去。两人像风一样刮过,偶时撞到人或筐,骂声也被抛在身后。

前方是下坡路。

安迷修三步并作两步,借着腿长的优势登上堆积如山的箱子,贫民窟的房屋是标准的违章建筑,凸出的房檐和小摊为他打出一条通道。安迷修顺手抓住一根随意摆放的长杆,脚板用力,脚尖蹬地,瞬间在小腿肌肉上爆发的力量让安迷修高高跃出平台,紧接杆柱撑地,人的重量几乎将它压弯到极致,再轻巧借力带着撑杆反弹,安迷修飞跃障碍,以完美的落地翻滚阻在那人逃跑的前路。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安迷修都差点为自己鼓掌贺个“perfect”。男人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天降神兵的安迷修,沉默几秒,果断地把钱包扔回他的怀里。

完事还自带点评:“身手不错。”

安迷修:……

这是偷了别人钱包还被正主逮到后的反应吗??

男人调整逃跑过程中斜歪的帽子,正准备抬脚走,安迷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下帽子想要看个究竟。

……他看到了一层兜帽。

安迷修大为震惊。他实在想不清究竟是为了什么理由才会有人干出套着兜帽再戴一个帽子此等丧心病狂之事。男人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索性把兜帽也扯了下来。

“看完了吗?看够了吗?”男人瞪眼。

“我……不是,抱歉啊。”安迷修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把帽子扔回那人兜里,震惊的大脑堪堪缓过神来。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钱包,问道:“这个是不是你的?”

钱包里夹有照片,模模糊糊地一个远景,人的轮廓模糊不清,亏安迷修能凭着这张图认出来。男人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对安迷修抬抬下巴,当作感谢。

安迷修摸摸鼻子,觉得这人简直大爷的不行,活像安迷修偷了他钱包似得。

男人:……

“等等?”他又逮住安迷修,“你怎么有我钱包?原来是你这小子?”

他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头开始响起骨骼压迫的噼啪声。安迷修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忙解释:“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被抢钱包的小姐,帮她夺回钱包后还发现了这个,就想随便走走看能不能找到失主……”

“……所以你刚才追我是想?”

“看你有点眼熟,想喊你的,顺手又摸了把口袋,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安迷修耿直道。

男人简直无话可说,摆摆手就当这事算了,安迷修却孜孜不饶地跟着他的步伐跑。男人猛的转身,差点把安迷修拍在自己坚实的胸膛上。

“你别跟着我。”

安迷修:……

“钱包也还你了,爱哪哪去。”

安迷修:……

“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啊!”男人恼了。

“相遇是缘,相逢是分。这么有缘了,我叫安迷修,你叫什么?”

“我叫你雷狮爸爸!”雷狮一指头差点戳安迷修鼻孔里,气不打一处来,“只会尬聊就请不要开口行吗,你跟女孩子搭讪的时候也这种德行吗?!”

安迷修眨眨眼,没有在意后面那半句话,而是问道:“你为什么要叫我雷狮爸爸?我不叫雷狮,也不是你爸。”

雷狮:……





现在他和安迷修面对面坐在一家饭店门口。

说是饭店实在是太抬举它了,店门只飘着两块破白布,内里窄的只能供人进出,所有客人都是蹲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破木桌用油腻腻的餐布包裹起来,隔着半个上半身的距离雷狮都能闻到那股子混杂的油味。

他本来是不打算在外头吃饭的,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修,用烂的一批的搭讪技术邀请他来共进晚餐。共进什么晚餐?有点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个鬼地方没点正常东西,连筷子都是一节长一节短还有一根削半边,雷狮看着对面眨巴眼睛一脸好奇的安迷修,只想扒开他那颗深棕色的树干脑袋看看是不是被啄木鸟啄出许多幽暗深邃的洞,顺带海啸洪水还把洞稳稳的填平了没一点溢出。

于是他问道:“安迷修,你摇摇脑袋,有没有听到大海的声音?”

安迷修听话地晃了晃:“没啊,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雷狮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只觉得现在大城市里的青年真是了不得,他从没见过这么单纯到无可救药的人。

这个人与其说是单纯,更像是白切黑。雷狮看了他两眼,又推翻了概论。

店长很快把两碗油腻腻的面食端上桌。雷狮低头看了一眼,受不了刺激地移开眼。安迷修那边没有丝毫动静,雷狮惊叹难道人不可貌相,再一定眼那人已是出魂状态。

“……回魂啊。”雷狮一把抓住往天空飘的安小飘,卷巴卷巴塞回安迷修嘴里。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只有通过考验才能获得认可的规定……”安迷修艰难地说。

“没有。”雷狮果断地切断了他的妄想。

安迷修不说话了。

他拿起粗糙烂制的筷子,搅拌几下堪称生化武器的黑糊糊,挑出几根碳化似得面条,还没举到半空就一截截地碎了,化作美丽的黑色葱花点缀在碗里。

安迷修和雷狮一同沉默了。

“……你怎么在这里活下去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目光堪称怜悯。

雷狮差点炸毛,一句话直接噎在喉咙里,竟发现自己无法反驳,怒拍案而起:“就你废话多,吃!”

这些城里人真是要造反了。雷狮一边用筷子怒戳黑糊糊泄愤,一边胡乱想着。

“你也别老发火,我知道你刚刚的意思,你是想说我脑子进水了,进的还是海水。”安迷修突然幽幽地说。

雷狮:……

我靠。他想,这家伙真的是白切黑。

他决心和安迷修划个三八线,离这种恐怖的生物远一点。

人的脑子飘了,就容易干些无意识的蠢事。雷狮毫无自觉地夹起几根面条往嘴里送。安迷修一直观察着雷狮的表情,差点没被他吓得再次出魂,忙用筷子拍掉,拉着雷狮站起来。

“别吃了,这种东西吃了对身体也不好,改天我带你吃些好的。”安迷修苦口婆心地劝解,把雷狮拉到河旁的石砌路。雷狮猛的反应过来,把自己的手臂拔出来,离开安迷修三步远。

晚饭泡汤了,整个贫民窟都是这个德行,两人也不再去别的地方做无谓的尝试。反正吓都吓饱了,在河道旁走走散步也好过挪回去。清新的风吹来,胸中因油腻郁结的闷死被吹拂的散开,雷狮满足的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来贫民窟?”

人舒服了,就有闲心八卦别的事了。雷狮从口袋掏出一把面包屑,鸽子“咕咕”地落到他掌心,鸟啄蹭的他掌心痒痒的。雷狮笑了起来,却久久没收到安迷修的回话,不由得转过头。

虽然他讲话很不客气完全不讲礼貌,但安迷修依旧会规规矩矩地回他的话,这样的沉默还是今晚第一次,惹得雷狮多看了好几眼,琢磨着这句问话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正当雷狮自行脑补一出千里寻妹求而不得的悲壮史诗时,安迷修终于开口了:“……鸽和你有缘,挺配。”

雷狮:……噗

安迷修不仅不会正常搭讪,还不会转移话题,僵硬地开始同手同脚地走路。雷狮掩着嘴不让自己笑的太放肆,故意和鸽子大眼瞪小眼忽视安迷修幽怨的眼神。他太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环境才能练出安迷修这样出淤泥而不染、对圆滑事故一窍不通的傻子了。安迷修第二次磨了磨后槽牙,闷闷不乐地低头踢起了小石子。

“也没什么原因。前段时间一个同事来逛了一趟,天降真爱,回去嘚瑟了好久。他们就强烈要求我来一趟,说我就算找不到真爱,也好歹要破个……再回去。”安迷修不知道在肚子里憋了多少遍草稿,用最快的语速干巴巴地念了一遍,紧紧地闭上了嘴。

雷狮乐不可支,瞅瞅安迷修的大红脸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背过头去不再看他,肩膀可疑地不断耸动。鸽子被高频率的抖动惊的扑棱着翅膀窝进安迷修的头发里,活像窝进鸟巢,还舒适的挤出椭圆的小肚子,与它干把子呆毛兄相依为命。

雷狮小幅度的回头,安迷修的大黑脸与头顶着的滚圆毛团简直浑然一体。雷狮抽动几下,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耿直,我笑的肚子都抽了,让我歇一下。”

安迷修算是明白了,他就算和雷狮有缘,那也是硕大的孽缘,简直就是上辈子欠债欠来的情分,让他们这辈子不至于相见而不相识。

雷狮缓过气,闷闷笑道:“怎么会有你这种人……那么长的时间你连个故事都编不出来?”

“怎么编?”安迷修虚心请教。

“我曾经有一个六岁的妹妹,家里穷,母亲每天出门给别人打工,讨点工钱勉强糊口。遇上不景气的时候,还得带着妹妹去每家每户的乞讨,如今想来最幸运的竟是从未像其他落魄人一样去翻垃圾桶。”雷狮垂下眼眸,轻声说,“虽然过的很苦,好歹把我拉扯大了。我以为我长大了,有了一份工作,就能让她们不再过这种苦日子了。直到有一天,我回去时,母亲跟我说。”

“妹妹没了。”

“没了?”安迷修一愣。

“……被人抓走了。我和母亲找了好久,一路从村头找向村尾,最后有一位平时比较照顾我们的村邻说,他看到妹妹被人带走了。”雷狮沉默片刻,才继续说道,“母亲死后我也离开了村庄,一路北上,终于在这里听说了她的消息。我……”

他哽咽起来。

“她过的很好,嫁了个好人家。如果没有我这个代表着她过往耻辱的哥哥,她的一生就是纯白美好的。所以我走了,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她笑的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安迷修手足无措,慌忙地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雷狮,想开口安慰,满腹经纶却刮不出丁点适合的话语。他的手又垂下去,只能靠近雷狮,紧贴着他的肩膀,似乎这样就能分享给他莫大的勇气。安迷修低声说:“你是一个好哥哥。”

雷狮面色复杂的接过纸,也没再划出三八线,就这样贴着安迷修走了一段路。

“安迷修,我觉得要么是我演技真的好到可以领奥斯卡大金人,要么就是你……”他看了一眼安迷修,喉头滚动几圈,闭着眼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你刚刚是在向我示范?”安迷修一顿,烦恼地挠挠头,“这种故事,就算是编出来的也太……它不存在才是最好的,就算被骗,就算说真话有损面子,我也不愿意编这种故事出来。”

“真是天生的圣人……”雷狮皮笑肉不笑,把刚刚的一切当成播放完毕的唱曲,迅速开启了新章,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安迷修瞎扯。

贫民窟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可怜人,似乎把世界上最恶的犯罪都集于其中。安迷修每每看到悲痛的妇人少女在路旁卖艺乞讨,总是忍不住摸出钢镚献出无处安放的泛滥的同情心。雷狮冷眼看着他的钱包时益消瘦,嘲讽道:“就算你给她们一点钱也没用的,她们始终不会靠自己的双手撑起生计。早知道钱包就不还你了。”

雷狮颇有点惋惜。

“你是野蛮时代的恶人吗。”安迷修有气无力。

“多谢夸奖。”雷狮骄傲抬头,“行了,你不是有个宏大的任务嘛,地方我给你领到了。”

安迷修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雷狮压着手吹了一声口哨,悠久昂扬。他们站在一条街的路口,伴随口哨的落声,窗口被齐刷刷地拉开,粉面的女郎探出头,一瞬间成百上千的贴身衣物向他们袭来。

安迷修险些落荒而逃,哆嗦着手把掉到怀里的豹纹扔进雷狮怀里。

“这什么地方啊!”安迷修脸红的开始滴血。

“贫民窟特产,红灯街。”雷狮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恶趣味的笑了起来,拎起带子在安迷修面前晃晃,成功把安迷修逼得差点给他跪下,这才满意的缩回手。

他转过身,向热情的女人们挥手:“姐姐们,这里有个清纯阳光少年系,有谁愿意带他见见世面?”

女人们捧心,集体发出一声尖叫:“呀!!好帅!!”

还有人喊着问雷狮:“小弟弟好帅,姐姐好喜欢你哦!”

雷狮满意的笑起来,把身后躬成骆驼的安迷修揪起来,“怎么,到这一步了不敢上?”

安迷修疯狂摆手:“敌我双方战斗力不在同一水平线上,而且我的初、初夜只能给我喜欢的人好不好,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安迷修硬是拖着雷狮落荒而逃,小姐姐们还在身后甩着手帕,推推桑桑地欢快的喊:“小弟弟们别走啊~”

安迷修捂住脸,简直不敢看。

雷狮嗤笑:“行了,别一副贞操被我败光了的模样。”

安迷修:“恶魔。”

雷狮不甘示弱:“怂蛋。”

两人争锋相对,谁也斗不过谁,从旁边跑过的六岁孩子斜着眼观摩了几秒,不屑地甩出一句“幼稚”。

两人:……

“很好。”雷狮差点挽起袖子把小屁孩抓过来塞一顿竹笋炒肉丝好让他明白谁才是幼稚的代言人。他刚刚踏出两步,陡然觉得跟幼稚的小屁孩计较简直太幼稚了,这才堪堪收回差点爆发的脾气。

安迷修围观全程,适时的发出“噗”一声笑,在雷狮横眉怒目的一瞬变回正直脸。

还带着关爱智障的眼神。

“我打不了小屁孩我还打不了这么大一个傻货?”雷狮冷笑。

安迷修猛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打架很厉害的,你别过来!”

“唬谁呢。”雷狮不可置否,“行了,还有个地方带你去,看完赶紧给我滚蛋。”

“哦。”安迷修闷闷地应。





安迷修从不知道离市区这么近的地方还会有如此茂密的丛林,巨型的参天大树郁郁葱葱,根部盘虬卧龙,比起贫民窟还难以下脚。雷狮的身形灵活,安迷修想起一开始他矫健的身姿,估计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还有多久?”安迷修皱眉从一根横出的枝干下钻过。

“还有一段路。”雷狮应,想了想又问,“你怎么就毫无戒心的跟我走了,就不怕我是故意把你钓到这种地方?”

“……”

安迷修没应。

“你该感谢上帝,遇到的是我,换个坏心的家伙恐怕你现在已经被卖到黑窟去发光发热地为他们生财了。”雷狮戏谑的说。

“我只有在正经工作岗位上才能生财。”安迷修诚实地摸摸鼻头,“一般在其他的任意情况里,我都负责败财。”

雷狮无话可说。

离目的地确实不远,再走两部就到了。毕竟是大型主城的附近,森林再大也大不了哪去。安迷修跟着雷狮钻出来。这是个类似观赏平台的地方,旁边还有缆车站台,线都断了,锈迹斑斑地垂在地上,年久失修的模样。

“这里废弃很久了。”雷狮解释道。

怪不得安迷修对这里没有丝毫印象,估计早从旅游景点上划掉了。他点点头。

从他出来时便已五时,自己摸索再加上和雷狮瞎跑,夜已经愈发的深,此时半年天空像缱绻馥郁的紫郁金香,接近城市的地平线像花瓣边缘线条纤长的金条,相交界晕染出橙与蓝的交融。繁星连成闪耀的花蕊,每口呼吸都像宇宙的恩赐。

这是城里看不见的美丽光景。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忍不住伸开双臂,似乎这样就能拥抱天空。雷狮熟练的从角落搜出啤酒,看着安迷修痴迷忘我的模样,笑了起来。

“很不错吧。”

“很美。”安迷修低声,忍不住绽开过分温柔的笑容,“我一直一直都很想去宇宙看看,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到底有多么不同。这片繁星与那片繁星,会不会是一样的闪耀。”

“那为什么不去?”

“太多事束缚,等不来机缘。”安迷修想了想, 苦笑道:“你说的对。我不懂人情世故,不肯圆滑处事,就算再努力,有些机遇也不会平白无故落在我头上。”

不知哪里起了大风,像是羽翼托起皮囊,风舞动在指尖,飘飘然地随时会飞起似得。再然后,深渊般传来巨大引擎发动的声音。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雷狮身后,冲天而起的巨物嚣张地遮住大半个夜空,群星为它打上出场的聚光灯。

雷狮的衣摆被吹的猎猎作响,翻飞的发梢遮住肆意轻狂的笑容,那双紫色的瑰丽双眼却比一切都来的耀眼。

安迷修压下惊呼。他看到雷狮伸出手,问道。


“我给你个机会,你想亲眼看看太空吗?”


像是一眼万年。

安迷修伸出了手。




—END—




评论(2)
热度(46)

© 银河系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