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叶黄/DAY42】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上)

叶黄小分队:


#叶黄#
文/by 晚萧  @何晚萧


001.
叶修养了一只鹅。
这鹅还是母上大人塞的,千般不舍万般嘱咐的委托给叶修,要他好生养着。


002.
鹅养的很好,油光水滑羽翼丰满,叶修见着的时候正从家里木质高柜上舒展双翼一跃而下,轻巧落地没发出一丁点声音。家里两座大神屈膝为其拍照摄影,还不住鼓掌称好。


叶修几月没回过家了,一进门就这阵势,唬的一愣一愣的,心里没个底,捏着烟盒恭恭敬敬也在旁边侯着,要啥端啥,一双腿跑的比之前一年都来的勤快。大佛看他态度良好,高傲的头一抬,终于是从鹅身上挪走了,拍着身边的椅子让他坐,几乎是不容置疑的语气询问道:“这鹅先放你那养一阵子。别饿着它,好好养。”


“妈您得结合实际考虑情况啊,我这不连自己都快养不起了……”叶修斟酌着用词,瞅着母上大人的脸色,识趣的闭了嘴。这要是被联盟里的人看到,估计第二天就能上新闻头条,堵的他们说不出话来的叶某人,也有一日得看着别人脸色说不出话来。叶修想着想着叹了口气,蹲到鹅面前美曰其名培养感情实则躲避一下几乎穿透他平凡身躯戳破幼嫩心灵的锐利视线。


这事儿便这么定了。叶修在饭桌上明里暗里的打听着,这才知道这鹅来历还不凡,要不是叶父叶母要出国游玩一阵,还舍不得交给叶修。


003.
“那您说说啥来历啊?”叶修倾身洗耳恭听虚心请教,叶母拍拍他的手,抿唇笑:“当时我和你父亲去寺庙为你祈福,顺便询问一番你的婚姻恋情。这鹅就登地跳上我的膝头。方丈说啊,这鹅与我们有缘,一事成败没准就落得它头上,我们就把它带回来了。”


“嘿,您老人家是被骗了吧。”叶修挠挠脸,“哪儿下凡的鹅能这么有灵性,偏生得还是只鹅。”


叶母用指尖点点叶修的头,摇着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要是能早点安定下来,哪还要我们操心?这鹅要不是和你有缘,何必把它放到你那受苦受累。少给我装委屈撑愣子,吃完饭就回家去。”


004.
叶修在跑路这事上也积极得很,把鹅往袋子里一塞就打算跑。可惜还没出家门就又被拦了下来。


“我可称了宝贝儿现在有多重啊,你别给我少了一斤半两。”叶母拿着小本本记数字,一边写一边威胁叶修。


“行行。”叶修无奈地举起手做投降状,“那我能问问它尊姓大名吗?”


“至尊玉琅璞烨圣灵殿下。”叶妈回得干脆利落。


……???


叶修摸摸鼻子,识趣的不说话。他把鹅从袋子中解放出来,这鹅居然也乖乖的贴在他小腿旁,用额头轻轻蹭着叶修的小腿肚,叶修走几步它就跟几步。


“哎侬,你们看我的小宝贝多么贴心惹人爱。”叶母慈爱的看着圣灵殿下,不舍地摸了几遍它的毛羽,这才把叶修踢了出去:“赶紧走吧。”


“得令。”叶修潇洒开门。


005.
鹅带回家了,第一天安安分分,看上去乖巧的很。叶修也就随便扒拉出一个大纸盒,铺了被子就让它暂且住着。


如果这么乖也不是不能养。叶修寻思着这鹅要吃点什么,随手打开叶妈临走前给他的袋子,明晃晃《养鹅要点一百记》直冲入他眼里。


叶修:……


行吧。他叹了口气。这书一看就是家里人自个儿印的,知道叶修懒,势必不会好好的把整本书翻一遍,特意在第二面便把必须看和重点挂上了红线。叶修粗略地看了一遍,养鹅和养人也差不多,他怎么吃鹅就怎么吃,也不难喂。


就是可惜不能再吃泡面类的垃圾食品了。


“乖啊,好好待着别闹腾。”叶修拍拍鹅的头,蹲着它面前和它对话。鹅伸长脖颈瞅着叶修,用下颔点着他的肩。叶修权当它应了,拐个弯窝进被窝里。


006.
叶修顶着鸡窝头盯着墙上的闹钟。


7:39


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早就起床了。这对他来说真是骇人听闻的一件事。叶修与鹅面面相觑,三秒后一同起身奋发地跑。


“……停,我不跟你跑。”叶修扶着墙气喘呼呼。虽然年龄还算年轻,锻炼这方面确实疏忽已久,让叶修爬个几段楼梯便累的不行,呈论追一只整天上蹿下跳的鹅。鹅见叶修不动,撇出八字停下了步子,半举翅膀用鸟啄骚了骚翅膀根,明晃晃的嘲讽。


“……行。你行。”叶修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唉声叹气地锤着老腰,“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别再大清早地来我房间赶我起床么?外边随您闹腾,怎么样?不动我电脑就行。”


鹅放下翅膀,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踱步来到叶修身边,趾高气昂地蹲坐在他脚边,又恢复了乖巧的模样。


这事还没完。每早叶修都会被鹅毛糊上一脸,偏偏他总是忘了锁门,大半夜的打完游戏转个圈就趴回床上去了,锁门什么的早被扔了十里八开外。单纯的关门还困不住这鹅,总能找到一百种不同的开门方式,只为坚持不懈喊叶修起床,比叶妈还叶妈。


“您是我妈派来的间谍吧?不对,您就是我妈上身是吧?”


叶修服了这鹅的毅力了,倒也被逼的晚上早点睡。生物钟较以前好上许多,也不知该笑该哭。


007.
叶修与往常一般起床,尽忠尽职给鹅倒了早饭。


最近他时常下楼买早点,逐渐也和阿姨混熟了。阿姨知得他还养着一头鹅,目光复杂,扼手看他许久,建议道:“小叶啊,这鹅可不能天天跟着你吃面包馒头。要不我匀出一些饭来,你拿去好好喂你家鹅。”


“这……太麻烦您了。”叶修哭笑不得。这鹅也是好命,哪儿的人都善待它,活得比叶修还滋润。


“不麻烦不麻烦。你要是过意不去,就用和馒头一样的价钱当作是买的,这样好吧?”阿姨是细心的人,在街上干了几十年,对于把握客人的心理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一下就明白了叶修的为难。叶修听了,这才应了下来:“麻烦您了。”


叶修与往常一般下楼买饭,上楼,喂完鹅后熟练地一边开游戏一边啃包子。门铃倏忽响起,叶修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他与来人约定好了这几天要一块儿打游戏,确实是该到的时间。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人会带着一大箩筐东西来见他。


“哟老叶,听说你家养了一只鹅,哪儿呢哪儿呢,大家都托我带点东西来喂喂它。”黄少天举着箱子,尖端都快戳到叶修脸上。叶修哭笑不得的挪开,帮着黄少天把箱子放在屋里。鹅在半路上溜到黄少天身后,好奇地探个头看这位不速之客。


“就这只啊。”黄少天手里没了东西,一下子就把整只鹅捧了起来。鹅惊得抖了抖,无助地用大眼睛瞅着叶修,巴望他来救个场。叶修恨不得有人治了这鹅,忙道:“就它就它。你喜欢么?喜欢就捧着吧,甭跟我客气。”


这是稀奇事,绕是黄少天也看出叶修有点怵这头鹅。寻常人也许会碍着脸面不好说些什么,可黄少天不是一般人,打趣叶修这事他做起来得心应手称快得很,三两下一连串“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就直蹿叶修耳里。叶修看着面前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只想高呼不妙。

评论
热度(61)
  1. 银河系冰茶♌︎叶黄小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银河系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