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叶黄/DAY41】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中)

叶黄小分队:


#叶黄#
文/by 晚萧  @何晚萧


008.
黄少天笑是笑,实际上也没做什么出格的动作。他此行来的目的是应粉丝的要求,与叶修开个直播打打游戏,也不出去逛,就宅在叶修家里。鹅也不出门,于是两只就一起窝在客厅沙发的小角落上,一个拿着平板点来点去,一只就端正坐用翅膀捂着身子挤在黄少天旁边。


这画面出奇的一致,叶修发笑,想窝进自己房间里,刚拐个弯就被拉住了衣角和裤腿。黄少天和鹅都是眼疾手快的主,哪有把他在面前放走的道理,一人一鹅一起使劲,硬是把叶修拖到沙发上坐下。


“你这咋回事啊,客人来了你就这态度啊?也不招呼招呼,拐个弯就想自个儿窝进去打游戏啊?”黄少天气的鼓起腮帮疯狂diss叶修,“连杯水都不给我倒,这还好是我过来了,要是其他人过来你就这样,看你以后咋整。”


“这不是你嘛,别那么计较了。”叶修挪远几步,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少天儿,你这口音怎么回事,感觉不大对劲啊?”


“口音?没啥不对劲啊。”


“说话音调不对,你怎么是‘没’重读。瞧瞧你这口音,四川的还是台湾的?”


“霍哟,这个啊。”黄少天一拍大腿来了兴致,“老叶我跟你说,我们食堂来了个新的大娘,那手艺是杠杠的好啊!吃的我最近都胖了好多。喏,你瞅瞅,”黄少天撩起衣服用手捏了捏,挤出一层肉来,“唉,甜蜜的烦恼啊!”


“欸,有话好好说别对自己动手动脚。”叶修猛的把黄少天衣服又拉了回去,两人面面相觑,叶修也就忘了口音这回事,任由它随风飘着当作自己没问过。他十万个肯定自己若是继续问下去,黄少天的话题能跑出银河系再兜一圈。于是他机智的换了个问题。


“行吧,今个玩啥呢,选好了吗,还是继续荣耀?”


“那不能。观众们也得看看新鲜的东西不是?不然白费我跑一趟功夫。”黄少天从包里又摸出一架手机,“知道老叶你移动科技配置跟不上,这不我带了一个过来。”


“手机?不打电脑吗……”叶修接过手机,摆弄几下,“我这大龄老人不会用这种东西打游戏……你这算趁机欺负我吗?”


黄少天侧过头,眼睛亮晶晶,嘴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有问题:“哎老叶你可别污蔑我啊,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心眼可直,才没那么多弯弯肠子。”


“行吧。你开心就好。”叶修无奈地耸肩,“包指导加晚饭套餐么少天大大。”


“得嘞,包我身上。”黄少天搂过从沙发背上想偷渡过去的鹅的脖子,亲密得宛如失散多年的好兄弟。


009.
“喂喂,听得清楚吗?”黄少天调着麦。


“你就拿这当开场白啊,不像你的风格,好寒酸。”叶修撑着头趴在一边。大冬天的叶修家也没个暖气,两人只能缩到叶修的房间里,倒还有一架空调可以凑合着使用。房里什么都没有,床倒是够大,黄少天把折叠式小桌往被子上一横,两人就瘫着了。


“你别说我……你倒是先坐好,一会还得开着摄像头呢。”黄少天推推叶修的头,再一眨眼连鹅都身姿矫健地蹿上了床尾。“霍哟,小祖宗你等会可千万别来搞我网线啊。”


黄少天双手合十对着鹅拜了拜,鹅踏步几圈寻了个舒适的地,盘膝而坐,黑眼睛流转着睿智的光。黄少天一看这眼神就乐了,指着鹅对着叶修说:“哎你家这鹅是真的有灵性。”


“废话不是,也不看看谁养的。”叶修嘴角一掀,笑的含蓄。


“喔哟这表情,我看错了吧,您老人家还会这样子笑呢。”黄少天扯着烂话,又拍了拍叶修肩头,“行了啊,我开麦和摄像头了啊,整整你的鸡冠头,这要让别人发现我们在床上,清誉都得被你毁了。”


“不乐意啦?哥的脸面还不够你一个清誉么?”


“这我可不敢当。就怕明个新闻头条黑硕硕几行大字‘震惊!两男深夜在床上直播吃鸡!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哇塞那岂不是震惊全联盟。”


叶修差点被口水噎死:“你最近都看的什么东西?”


“很可以吧。”黄少天嘿嘿笑,就是不回答叶修的问题,“我开了啊,let's go!”


010.
手游与电脑的操作完全不一样,绕是叶修和黄少天猛然用手机也感到发难。


“再练练,荣耀也不是一天就打成的嘛,还是得多练练。”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游戏结束,打哈哈地扯了两句。


“不过大家也不是来看我们赢的不是?”


“那你说说是为了什么?”叶修配合地询问。


“当然是来看我可爱啊!”黄少天十分笃定。


“那可了不得。”叶修鼓起掌,“黄小可爱要不要卖萌一声让大家鉴定一下你到底有多可爱啊?”


“得了吧,别蹬鼻子上脸了啊。”黄少天失笑,又开了一局,“来继续继续。”


“我觉得有鹅可能不同意了。”叶修挠挠脸。黄少天扭头,那鹅维持着虎视眈眈的眼神盯着两人,羽翼将鼓未鼓,摆明了的战斗姿势。


“不是吧。”黄少天垮下脸。


鹅是一种极难对付的生物,啄起人来比狗都凶。黄少天不敢招惹它,他自个儿喜欢的都是小腿短短的基柯,除了卖萌没有半毛子杀伤力,真要和鹅干上也是被追的份。黄少天摸着下巴沉思了三秒,果断一拍叶修大腿:“我没看见,我啥都没看见。咱们继续啊。”


“狗见怂啊你,等会别哭。”叶修神神秘秘地往角落里缩了缩,偌大的床中央只剩黄少天一个人被电脑屏幕的幽光印着。要没叶修这句话还好,他这么一说,黄少天的倔性就上来了,非得作死这么一回不成。


“继续继续,我开了。”黄少天催促道。


这一局两人的运气很好,眼瞅着就要一路高歌登上榜首了,叶修突然用手肘捅了捅黄少天的腰。黄少天一边搜着敌人一边捡东西,忙的很,头也不抬地问:“哎哎别戳我那。咋了咋了?”


“要过来了。”


“哪呢哪呢?”黄少天激动起来,游戏里的小人疯狂向四处转身。


“你背后。”


黄少天左瞅瞅右瞧瞧,转了三百六十度,愣是一个人也没见到。


“哪儿呢?”


“你别老看着游戏啊。”叶修无奈了,“抬头。抬现实里这个头。”


黄少天听话的抬头,黑影瞬间掠过他的面前,踩着白净的被毯风一般冲到插座旁,一屁股坐下,鸟啄悬在电插板的开关上,准头十分精确。黄少天与鹅面面相觑,鹅张开嘴“嘎嘎”地喊了几声,扇动翅膀一脸恶霸样。


“什么意思?”黄少天扭头问叶修。


叶修指指时间:“喊你睡觉了。”


“不是吧。”黄少天的眉头迅速耷拉下来了,“你家鹅管的这么严吗……怪不得你最近那么早睡。”


“可不。”叶修笑着摸摸鼻头,意外的有了点自豪与幸灾乐祸。


虽说黄少天带的是手提电脑,内置电池板。但他带来时电量便岌岌可危,虽然插着充电头玩了这么久,电量不见得就长了多少,一旦没了输入电源,没几分钟就得自动关机。


横艮在黄少天面前的仅剩两条路。一条无视鹅接着打,一条乖乖去睡觉。这可是难得宝贵的拉着叶修打游戏的时间,黄少天嘴上不说,心里珍惜得很,还没好好的感受一下气氛就要被鹅逼去睡觉,他是不乐意的。鹅的战斗力是众所周知的强,连野狗都能追的溃逃连连,黄少天养的狗是基柯,以卖萌作为攻击广大对可爱没有免疫力的人类,实际战斗力丁点没有。等价替换,作为经常坐在电脑桌前打游戏的三无阿宅,他和叶修拼起来怕是都打不过这鹅。

评论
热度(43)
  1. 银河系冰茶♌︎叶黄小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 银河系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