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露米】escapee (上)

·双方年龄小于10,研究所设定
·是党费惹

·字数:4310


001.

夏季,亚马孙森林。

芬里厄研究所的墙壁席卷满了藤蔓,它们像是绿色的精灵一样沿着石壁攀援而上,缠绕住屋顶的矮树,铺盖住漆满迷彩伪装色的屋顶。矮树无规律的分散,盛开的巨大树冠连成片,东北信风怒啸而过,树冠翻浪起伏,颜色从浅绿到深棕,像是少女历历起伏的裙摆。

芬里厄研究所位于热带雨林的深处。它被伪装的很好,保卫人员只有在藤蔓过于嚣张狂妄的时候才会清理。由于热带雨林全年高温的气候,研究所甚至不需要耗费巨额的能源用以供给燃料。这使得研究院的热度散发十分少,太空卫星的热感应器在这里只能探测到微弱的生物热感,完美的伪装就算是间谍卫星也无法察觉。它就这样在自然与人类的夹缝中生存,大门的访客通年只有巨蟒和猿猴。

芬里厄研究所隶属于美国。它位于巴西,可是巴西政府丝毫不知道自己宝贵的地球之肺中还埋藏着这样一个机构。它每年从美国支取高额的研究基金,知道它存在的人却凤毛麟角。

研究所占地平里很大,在西南侧有一个大院子,四周用厚实水泥建筑墙与外界隔开,内里还保留着隔离前的生态。偏殿的金属门有流光闪动,门沉顿片刻,开了起来,数十位孩童鱼曳而出,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员紧跟其后,严谨地为每个孩子套上项圈和数字腕表。

原生态的丛林地面是崎岖不平的,树连着树生长紧密,连落脚处都难以寻觅。这儿却被人在树丛中间开辟了一个圆形的方阵,铺着塑料跑道,跑道两头安置着漆蓝的篮球架。护士员指挥两个个头比较强壮的孩子搬出篮球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玩意供大家玩耍,孩子们抢过球,乐意在女孩子面前出风头的很快便贴近栏杆摆出耍帅的姿势,其余的拍手称好。

护士们站在门旁,冷着脸盯着孩子们,只有彼此对话时才会露出一丝微笑。她们的眼神宛如锐利的鹰,藐视搜寻着全场猎物,并且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语无伦比的信心,信任他们就像是荒土地上的兔子那样无法脱离她们的掌控。别着9号金属片的金发小男孩沿着塑料跑道的边缘低着头慢慢地走着,时不时蹲下来捻点什么东西。他的身影被护士们注意到了,年长的走到他身边,询问道:“怎么不去和大家玩?”

“我在找新开的花,有嫩黄色花瓣的那种。”男孩转过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阿尔在寻找花。他其实没有准确想要找到的东西。厚水泥墙以及顶部通着高压电流的电线阻碍里面的人出去,种子却能随着风和雨从外边进来,扎生在这块土地上,开出从未见过的花来。

并不是每一次搜寻都会有收获,最近阿尔已经很少找到新的花了,倒是角落里多了两颗小嫩苗,看上去不像花也不像草,阿尔也说不出是什么东西,满心盼望着它能再长大一点,让他看个惊奇。

铁门又一次被打开,白发的小男孩被护士长牵引着走进来。护士长拍拍手,这表示他们得集合了。也许会让他们再玩一会,也许就要回到每个人的房间去了。阿尔站在属于自己的空位上,手中还捻着细长的根茎,白发男孩低着头,在阿尔看他的时候才和阿尔对视一眼,视线很快错滑开,仿若一场无心的意外。

“好了孩子们。”护士长望着他们满意地笑笑,“今晚会有贵客来访,我希望你们都能表现得好一点。都去吃饭吧,不准闹事,吃完饭立刻回房。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孩子们回答的整洁有力。这也是这里的规矩,说话拖拉或是拉长了尾音都是不被允许的。白发男孩融进队伍里,就像一条融进大海的鱼。

他与阿尔擦肩时,握成拳的手舒展开,手背轻轻点了下后者的。阿尔眨眨眼,跟着前面的人迈步走,直到背对着护士们,才勾起了一个笑容。



002.

“你就这么坐下来没问题吗?”阿尔满怀担忧的问道。

“没关系哟。”伊万笑眯眯地回。

十分钟前他们被带到了餐厅。晚饭的供给不好不坏,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一份土豆泥加上炸鸡排与不限量的果汁就是难得的盛宴了。阿尔领了一点儿鸡蛋,几块白菜,熬到酥软的排骨,还有一大碗的白米饭——掌勺阿姨每次看到阿尔的笑容都会挖比起别的孩子来说更大的一勺米饭给他——排骨不算太难得一见,但是今日熬得比往日更加酥软和鲜美,配汤也是排骨汤,浮油的表面飘着零碎的香菜。

阿尔并不意外。每次有客人来访,食堂便不吝啬宝贵的油,给他们来上一顿好吃的。孩子们私心希望客人能来得再多点,再频繁点,可惜一年到头偶有几人来访,大多也是送供给的,并不是什么尊贵的来宾,值得食堂好好表现一番。

研究院院长领着阿尔不认识的人推门而入。他们的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摆在会议厅里,此时不过是院长想要带领贵宾参观一番,表达对美利坚的忠心,顺便展示食堂的风貌,以此证明他们待孩子不薄。

院长宽厚的大手抚上阿尔的头,笑声浑厚:“小阿尔,今天玩的怎么样?”

“很开心,院长,先生,希望您们也有美好的一天。”阿尔笑起来,脸颊两侧浮现很可爱的小酒窝,他的笑容澄澈干净,宛如小太阳一般撒下细碎的暖意。客人也忍不住笑了,夸奖道:“这是一个很棒的孩子,我能不能给他一点小奖励?”

“当然可以。”院长点头。

男人从口袋掏出锡纸包裹的软糖。糖在这儿可是稀缺物品,阿尔的双眼一瞬间亮了起来,像是透明天空中两簇碰撞绽放的烟火,磷粉跳跃着绚烂的光。

“谢谢您,先生。”

院长领着客人又走远了。他们不会为了一个孩子耽搁时间,这个孩子能给他们一点儿惊喜便是意外的收获了。院长不在意到底是哪个孩子出了风头哪个孩子赚得了奖励,只要能为他拉来更多利益,让他的客人满意便可。但阿尔收获了一份巨额的惊喜,这个小礼物很快便会被含在嘴里,他可以一个人享受难得的美味,感受它在口腔里弥漫的气息,甜味会掩盖每一个孤寂的夜晚带来的寒冷,在那一刻稍稍体验作为普通孩子的快乐。

直到伊万也提着铁盘坐下,铁器与瓷桌敲出一声响,把阿尔飞速发散的脑神经拉回些许。阿尔一边想着未来,一边担忧现状,纠结的人都快分裂了。

“不是你说我们要保持距离的吗……”阿尔纠结的将两只食指点在一起转啊转。

伊万轻笑:“你可是我们的小太阳啊,每个孩子都喜欢找你玩,就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无法阻挡你的魅力。”

阿尔挠挠脸,不接话。刚刚那番话其实是他从伊万那里学来的……非要这么想的话,糖果也应该是给伊万的奖励。研究院有书房,他们只进去过零散的几次,通顶的书柜神秘寂寥,像两排铁甲守卫驻守着这一隐秘的空间。书排的很整齐,牛皮纸和硬壳皮分类码在夹层中,烫金的花纹叙说着高亢靓丽的歌。

阿尔看不懂那些字,但是伊万可以,因为他有着进入书房的特权,籍此能够学到许多东西。因此伊万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还处在教化未开的岁数,伊万却已经能够畅想世界的美好了。

伊万是个男孩子,有时候声音却比女孩都娇甜,软濡着音去讨护士们的欢心,尽力讲一些笑话逗得她们咯咯发笑。这个地方太过与世隔绝,按理来说护士们应当对孩子铁血心肠,她们除了彼此也只有孩子们能够交谈与接触。这里的孤独笼罩在每一个人心头,她们有时候也愿意对着这些孩子显露她们一辈子不可能拥有的柔情。

伊万太狡猾了,准确地把握住她们的心理,用以为自己谋利。

其实这种事让阿尔来做远比伊万来得拿手。在孩群里,伊万绝不谈得上有多么的讨人喜欢。阿尔才是被他们簇拥的孩子王,孩子乐意和拥有阳光笑容的阿尔玩耍。但是阿尔不愿意去接触这些大人,不仅仅是护士,每一个大人他都不愿意过多靠近。他对她们笑着,就像贴在皮面上的粉饰,小丑面上的妆容,泛着搞笑的欺诈。

这儿的孩子都是一两岁便被带进来,有了记忆便活在研究院里了。他们的世界只有无边的巨树,高高的围墙,白制服的研究人员,沉重的铁门。他们的世界只有这一小块天地,他们也只知道这一小块天地。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只有这么点,他们甚至连外头还有别的人类都不知道。

但是阿尔不一样。阿尔的记忆力远超常人,他记得住两岁时候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生在一个繁荣的大城市里,他有父母,父母把他交给了这些穿白大褂的人,他被打了麻醉剂,醒来后就在这个地方了。因此他知道这个世界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们是被束缚在这里了,被这些人囚禁在这里了。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洪水猛兽,护士们甜美的谈吐声像是眼镜王蛇的滋声,柔软的手臂是滴着毒液的利爪,冷漠的眼孔中竖着冷血动物的竖瞳,在你对上眼的瞬间会张开血盆大口将你吞吃。阿尔无法忍受和她们的交流,只有在她们递上牛油面包和浓汤的时候丑恶的浓雾才会散去那么点,露出下面清秀的面容。

如果阿尔知道迪迦奥特曼,大概他就会想象自己是奥特曼,终有一天手持变身器打倒小怪兽,带上好友们逃脱这个囚笼。可他不是迪迦,手里只有花堇而不是变身器,这里也没有小怪兽,只有人。

他想逃离这里。所以在伊万向他发出邀请的时候,才会毫无顾忌毫不迟疑的答应他。

“你想从这里出去吗,阿尔弗?”

那不是个晴天,压抑的乌云笼罩着整片森林,色泽沉重如铅,凛冽的寒风宛如刀光剑影,艳阳在边缘挣扎,一点点被黑云压过去,压到只剩残影,破碎的暗光交织成鸟类垂死的羽翅。闷雷轰鸣,刺眼的细线瞬间划过蔚蓝的眼瞳,阿尔惊得猛然闭眼,眼角泣出生理性的泪水。

伊万拉着他离开窗边,轻轻的把手敷在阿尔的眼睑上。温暖的手心缓解了眼睛的酸涩感,阿尔努力眨眨眼,扇睫漱漱扫过伊万的手心。伊万“咯咯”笑了两声,把手收了回去。问道:“还难受吗?”

“不难受了。”阿尔摇摇头,“我想。但是我出不去。”

“我可以带你出去,但是有一个要求,你要听我的话,按我的指令行动。你能做到吗?”

那时候的伊万勾着嘴角。他一直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双手乖巧的握住垂落的衣摆,和人说话细声细语,阿尔却突然看到了恶魔,披着乖巧外衣的野兽剥落皮壳露出一点马脚,却是致命的诱惑,毒蛇衔着的罂粟,他只能接过毒药服下,毒蛇已经缠紧了他的脖颈,他别无选择。

伊万满意的笑了起来。他不需要阿尔的回答,他只需要下达命令。此时的他仿佛掌握着千军万马,即使他可以命令的只有阿尔。他们只有彼此,也只需要彼此。

“很好,乖孩子。我们需要一些必需品,还有最重要的,”伊万食指指腹抵上阿尔的唇,“我们需要耐心。”

阿尔点头,乖顺的像被驯服的小鹿,湿漉漉的蓝水晶伴随眼泪溢出温柔的光。这双眼睛太美了,伊万忍不住摩挲两下,才把手侧回身旁,又捏住了衣摆。

“我要做些什么?”阿尔忍不住问道。伊万侧过身,警觉地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往这个秘密的小角落瞧,才凑到阿尔耳旁。阿尔睁大眼,犹犹豫豫地说:“我做得到吗?”

“我会帮你打掩护的。”伊万低头,捻起一朵粉红的小花,“真幸运,居然找到了一朵翠菊。”

“翠菊?”阿尔歪头。

“这种花在这里很难生长的,可能是因为这里比较阴凉地势又比较高,居然存活下来了。”伊万把花别在阿尔的额侧,细长的根茎抵住耳尖,金色的顺发柔软搭在花茎上。

“请相信我。”

阿尔握紧拳头,又渐渐舒展开。他咬住下唇,下定决心:“好。”

“发誓吧,阿尔弗雷德,用我们的姓名发誓,作为我们坚定联盟的象征。”伊万举起手,手心朝上。

“以我们的姓名发誓,这一路上我们将不彼此抛弃,不彼此背叛,直至死亡。”

阿尔握住了伊万的手,攥的紧紧的,仿佛永不放开。




—tbc—



翠菊花语:请相信我(可靠的爱情)

评论(7)
热度(15)

© 银河系冰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