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码码自己的小脑洞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安雷】脑内妄想症男子

是给茶子的生贺!茶子生日快乐!!!
@孟茶子想画帅气的小哥哥 

·注意:妄想症安

·字数:4378





001.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有的人秘密很小,心也很小,装着秘密就跑不动了,一辈子死守着不放开。有的人心眼大,秘密无论或大或小,要么抛在脑后要么稍加询问便全部抖落。

安迷修两者都不是。他大概是处在中间夹缝的那种,秘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面上灵活多变,心思熟络转得比山路还十八弯。

因此他是有秘密的。

或许有点难以启齿,但他确实……

喜欢在脑内幻想和别人谈恋爱。



002.

话不能说得那么绝对。虽说他常常在脑内幻想和别人谈恋爱,这谈恋爱的对象也始终如一,就算被锤了个百八十次也没有动摇过。

这孽缘说起来轻巧,谈起来也不容易。故事的开头往往发生在主角两人第一次见面的一刹那,安迷修也不例外。都说死敌比挚友还难寻,安迷修经常想不明白当初的自己到底是被天使的翅膀糊了眼还是被恶魔的羽翼折了腰,总之在他与雷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

一脚踩空楼梯及时握住扶手轻盈借力一个空翻腾飞而出三百六十度旋转完美落地。

这一顿操作不是最骚的。最骚的是他腿一软,直接单膝跪地在雷狮身前,宛若求婚现场。

看呆了的群众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安迷修尴尬捂脸,内心戏狂飙,其长度大概可以直接开长篇连载。头顶上传来轻轻的一声“啧”,安迷修循声抬头,四目相对,气氛凝然。

系着长巾的男子向他伸出了手。

这是多么救人于水火之中的一双手,沐浴在圣光中的天使在人最苦难时伸出的救赎之手也莫过如此。安迷修感激的握住手站了起来。

“谢谢你。我叫安迷修,你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请问怎么称呼?”

“雷狮。”

男子应得干脆,微微抬起下巴,视线落在安迷修头顶上方位置。安迷修疑惑的摸摸头发,仰头观察了一番,除了空气就只有天花板上镶着的白炽灯。他困惑的收回目光,正巧雷狮勾起嘴角,露出称得上是狡黠的笑容。

“很荣幸认识你,最后的骑士。”雷狮握住安迷修的手,很是敬重。

安迷修愣在原地,捂住心口。他才发现他搞错了一件事……这哪是圣洁的天使啊,这根本就是丘比特为他射出的爱神之箭!这一箭的威能太过巨大,搅得安迷修心神荡漾魂不守身,宛如海底火山接连喷发心情炫动得可以直接乘上航天火箭直飞太阳,轰轰烈烈炸成宇宙最昂贵的烟花。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听到别人既不是带着嘲讽,也不是带着敷衍,而是认真敬重地喊他一声“最后的骑士”。这一刻,就算有肤白貌美的蕾丝少女团簇拥着他准备一起去巴厘岛度假,只要雷狮一声呼唤,安迷修就能抛弃所有人和他去吃大排档。

安迷修觉得自己……


好像对雷狮一见钟情了。




003.

爱情故事总不唱得圆圆满满,非得在欢快的进行曲中插入那么一段至凄至凉的咏叹调才叫人生浮华。

安迷修对于他和雷狮的未来想了很多。追求是必不可少的,心灵的火花需要碰撞,灵魂的共鸣需要时间吟唱。有了量的积累才有质的飞跃。当他们在一起后,或许会碍于家里的不接受,使得他们需要对这段爱情躲躲掩掩。直至两人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基础,那时若是长辈协调圆满,他便是事业有成的青年才干,配的上雷狮家族的脸面。若是无法接受执意要拆散他们,甚至开出巨额支票要求安迷修离开雷狮,安迷修便可以潇洒的抽出新的支票写上两倍的价钱,与雷狮携手高昂着头离去。

多么令人潸然泪下的未来设想。安迷修想得圆满,艰难或幸福的爱情路线都在脑海里跑了个遍,却独独没有去设想,若是游戏在开始的第一步就GG,剩下的情节该如何发展。


戏剧源于生活,生活比戏剧还精彩。——莎狮比亚


安迷修若是勤勤恳恳的小写手,雷狮便是大刀阔斧的编辑。设想完美的长篇爱情故事才刚开了个头,就被横腰斩杀。

安迷修万万没想到,仅是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安迷修的少男心就被雷狮给……

锤爆了。

天使变成恶魔只需要一个转身。仙女姐姐给灰姑娘带来华丽的转身,带来了华美的礼服,昂贵并独一无二的水晶鞋,唯美的爱情。雷狮为安迷修转身,带来遍地雷光,与破碎的现实。

安迷修无语凝噎,昂头望苍天,只感一阵凄凄惨惨戚戚。

第一印象给人带来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即便被锤了千万次,凡心动了就没那么容易停歇。安迷修活在血泪中,痛并快乐着在脑中构建最符合他理想的虚拟现实。

深秋已至,寒风呼啸着打着卷撞在行人脸上,刀割般疼。安迷修捂紧围巾,把下巴埋进去,再将双手抄回口袋里。

这样的天气,走在红砖小路上,身旁是轻缓流动的母亲河,很容易让人想一些多愁善感的事。

安迷修呵出一口气,白雾氤氲着散开,像结雾玻璃窗上被人抹开的一道痕。


……想见雷狮了。



004.

漫山秋叶红火,零落似雪。

安迷修静坐在咖啡店里,搅着卡布奇诺。他系着浅棕色的针织围巾,格子外套搭着印字白衬,下身牛仔长裤配帆布鞋,显得整个人干净明亮,很是悦眼。

安迷修有一搭没一搭的用指尖点着桌子。他在等人。

来人形势匆匆,随意将外大衣往椅背上一搁便坐了下来。服务员很快地将菜单递上,那人也不认真看,翻了一眼便报了名字。

“这么随意?”安迷修笑道。

“看你等的很不耐烦的样子。”雷狮系紧有点松了的头巾。他似乎刚从很远的地方跑来,零上十度的天气里热出了一头汗。店里没开暖气,雷狮也不在意,就穿着黑色紧身衣,袖子挽到手肘处。

“不冷么?”安迷修小口呵着气。他的全副武装和雷狮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便喝着热饮也没有要脱下围巾的意思。

雷狮接过服务员小姐送上来的餐饮,轻声道了谢。

“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别说就是为了问我冷不冷这种傻逼问题。”雷狮喝了口饮料。

“呃……”安迷修卡壳。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敢说确实就是想问问他这些简单的问题。

他们太久没见面了。人太久没见到自己在意的人,就想看一看他。见面的时候说什么都无所谓的,只是想看看你这个人,只是想知道……

你过得好不好而已。


安迷修双眼一飘忽,雷狮就知道自己随口说的东西猜中了。半是无奈半是恼怒,雷狮简直想抽出锤子给面前的人来个爱心组合大礼包。但是他转头一看,又压下了心思,心烦的捂住额头撑在桌面上,小口小口啜着热饮。

“抱歉,我……”安迷修手足无措。他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满心欢喜的把喜欢的人叫出来,却忘了自己并不握着言情小说的剧本。脑内的东西他是有不少妄想,但他也懂得分清妄想与现实。

四目相对,满面凝然。安迷修到底还是撑不住地撇过头,不敢再与雷狮对视了。现在该怎么说?难不成要说“这秋日的美景甚好,想与你一同分享这令人心驰神往的一日”?抑或是“家里凄寒,丝丝缕缕痛彻心扉,念与友人共度的日子,暖入喉肠,竟没按捺住躁动的心,冒昧邀你一聚”?不管哪种都充斥着自作多情的个人主义感,一番话说出来,要么被送精神病院要么当场血溅三尺。

安迷修纠结到咖啡上的拉花都快被绕成心形。雷狮突得一笑,安迷修悄悄挪回视线,正撞上雷狮含笑的目光。

“怎么,回个话这么难?人都约出来了,这会想拍拍屁股跟什么都没干似得走人?”雷狮很不客气地甩出两个问题,安迷修理屈词穷,无法反驳,只能“嗯嗯”的应着,表示今个怎么样全看您雷大爷的心情了,小的我必定为您鞍前马后。

雷狮又被逗笑了,转着银勺舀了瓢安迷修咖啡里的拉花偷来吃:“不逗你了。出来都出来了,再后悔岂不是很亏。”

安迷修请罪般又点了两样小菜,推到雷狮面前。雷狮也不跟他客气,自顾自地拆了筷子开吃。安迷修憋着劲也想不出话题,索性撑着脸愣愣地看着雷狮吃。

雷狮掀起眼睑看了安迷修一眼,再扒拉了两口,索性挖了一勺递给安迷修。

“来,啊~”雷狮面无表情,就跟哄小孩吃饭的母亲似得。安迷修听话的张开嘴,将勺子里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鼓着腮帮子问:“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的?”

雷狮翻了个白眼,径直收回手不理会安迷修。安迷修在意极了,坐直身体接着问。

“雷狮,你到底怎么做到理解我的想法的?就是我明明没有说出来你却能理解的那种……”安迷修比划了一下。

雷狮咧嘴,“从你眼睛里看出来的。”

“我这么藏不住秘密吗!”安迷修大为震惊。

“不,也不是这么说……”雷狮不太想解释,拖长了尾音想要把这个话题绕过去。

安迷修对这个问题十分上心。他的脑内剧场那么丰富,开过的脑洞连起来都可以绕地球三百圈了,比香飘飘还香飘飘。要是很容易被人看出来的话,他还不如直接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来世再见。

“别那么紧张嘛。”雷狮又起了玩弄的心思,“要不要我来猜一下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说什么……”安迷修紧张到搓手指。

“你在想要不要向我表白。”

安迷修震惊抬头。雷狮挂着狡黠的笑容,也不避开他的目光。安迷修立刻又埋下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的急促,像是刚跑完一千米的运动员,怎么都无法让它安静下来。

只要一和雷狮处在同一空间,安迷修就不由自主地开始脑补他向雷狮在这个场地告白的情景。就算他的理想不是在这些很随意的地方,就算他计划打算的很圆满……

大腿外侧的筋开始抽动,冷天里安迷修的手心却开始出汗,湿涔涔得难受得很。安迷修搅着湿漉的指尖,心头像是有成万计的雷狮跳来蹦去劈着狂雷,惊得五脏六腑都缩在一起。

在安迷修的预想里,表白这种事怎么都该是自己提出来的。就算不是在精心准备的大礼堂里,没有玫瑰花,没有脉脉情深的腹稿,没有吹着静谧悠扬的咏叹调的乐队,那也不该是在咖啡店里,就着两杯泛凉的咖啡,由自己喜欢的人轻飘飘问出“你在想要不要向我表白”。

罗曼蒂克式的浪漫没了就算了,这种浑身无力又无法吐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未免也太微妙了!这样提出来的话在以后都会变成黑破非洲的黑历史吧?

安迷修脑子里转啊转,雷狮等回复等到不耐烦,用鞋尖点着他的小腿。

“啧,磨磨唧唧的,不跟你玩了,我先回去了。”

雷狮站起身,拎起外套准备走人。安迷修猛地站起握住雷狮的手臂,汗湿的触感太过明显,雷狮不由得看了一眼,扯出意味不明的嗤笑。

“雷狮,我……”安迷修挣扎着要不要吐出那几个词。在这种时候,在这一刻,什么罗曼蒂克,什么黑历史,都让它见鬼去吧!他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最根本最真实的想法,带着凶猛的势态扎破虚伪剧本掩藏的土壤,牢牢抵住心房。

只是想要能够一起抱团取暖的人。只是想要他而已,无所谓形式,无关乎场所,要是不抓住这一刻,那才是真的让安迷修后悔一辈子的黑历史。

他强硬的抓住雷狮的手腕,认真而有力地说:“雷狮,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005.

我叫雷狮。

我有个秘密。

如果我想知道一个人在想什么,他心中所想就会变成文字泡飘在头上。

我认识这个表面正经一脸正义实际上内心情感戏堪称复杂如迷宫的骑士已经很久了。每一次见面,他都在想一些与我有关的很奇怪的东西。

虽然我一直都把这些东西当成小说和每日笑点来看的,但是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他向我表白了。

我看到他头上的文字泡已经分成了两拨,一拨从表白成功演变到交往,约会,同居,啪啪啪,结婚,啪啪啪,啪啪啪,工作,甜蜜小日常,啪啪啪,白头偕老。

一拨从表白失败,到借酒浇愁,失去理智,强行掳人,黑屋囚禁,捆绑play,啪啪啪,啪啪啪,日久生情,表白成功,重复第一波路线。

两拨操作都太过令人恐惧。我抖了抖,感觉到了惊恐。

现在问题来了,我是要把他绑起来抽一顿从这里扔出去,还是立刻走人从此天涯两不相见。

……还是说我要考虑一下答应他?




—END—



其实是个搞笑文。

评论(9)
热度(85)

© 请让安雷结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