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码码自己的小脑洞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安雷】no trick,is kiss

·万圣节的小甜文!给你们发糖糖啦!
·虽然慢了一天x

·字数:4608

·感谢阅读


安迷修最近很苦恼。

万圣节就要来了,作为鬼怪们最喜欢的一个节日,古堡是需要好好做个准备的,最起码得拉起彩带挂起南瓜灯笼搞一些幽蓝的鬼火飘一飘,这才符合节日的气氛。

往年这都是容易的,还可以趁着大改装给古堡来一个全身清洗,把堆积在角落缝隙里的杂尘都清理出来。可是今年不一样了。安迷修看着空旷了许多的古堡,又叹了一口气。

前些个日子家里的幽灵手拉手出去就不知道迷失在哪个山沟沟里再也没回来。没过几天骷髅狗跑出去被深夜不好好睡觉尽在马路上捡垃圾的戴着红蝴蝶飘带的小女孩捡回家了。安迷修这厢的心还没操完,那厢南瓜灯们又成双结对的跑出去私奔,美曰其名感受一下私奔的乐趣,如果安迷修愿意来追的话,还可以体验一下莎士比亚的悲恋,简直不能更加美滋滋!

他们是美滋滋了,苦了安迷修皱巴着脸连尾巴都翘不起来了。穿着黑西装的幽灵管家悄悄飘近,劝慰他的主人:“请您放宽心,他们会回来的。”

“我当然知道他们会回来啊,”安迷修苦着脸,“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难不成我还得把自己叉成个大南瓜竖在门口,有人过来就‘呜啦’摆出吓人的面孔把他们赶跑来掩饰我们古堡都还没装饰的事实吗!”

“呃,如果您愿意的话……”管家纠结了一秒用词,“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提议。”

“太没面子了啊!”安迷修怒而拍桌,“把所有鬼都给我叫过来!我们今天就开始准备,一个都不准再放跑了!再跑路的严刑伺候!”

管家好奇问:“您要怎么严刑伺候?”

安迷修深沉地回答:“……那当然是扣他们年终奖金啊!”



伯爵一声令下,群鬼皆出。

古堡一片熙熙囔囔,安迷修双手插腰,满意的点点头。镶在金铜吊环坐灯上的南瓜灯摇摇晃晃地爬到伯爵身旁,伸出烛柄拉住他摆动的暗红色丝绒斗篷。安迷修低头,把南瓜灯捧起来。

“怎么了?”安迷修问。

“伯爵大人,南瓜不够用了。”南瓜灯挥舞着双柄,“往年我们南瓜家族的孩子们都上,数量正正好。今年大家都跑了,数目就不够了,得去人类的市场上补一些普通的南瓜才行。”

“唔,跟管家讲一下不就好了吗?”安迷修好奇地歪头。

“可是……”南瓜灯指指自己,又指指飞舞在半空中扫尘的扫帚,又点了点全身透明的幽灵管家,“我们都不是人类形态,现在出去会把人类吓坏的。”

“这是个问题。”伯爵纠结地皱起眉头,“我会想办法处理的,你们先去把可以做的事忙完吧。”

忽然天空一声惊雷,雨轰隆而下。马蹄踩折树枝,孩童的声音清脆分明。安迷修与南瓜灯面面相觑,静默两秒。轻快的脚步声踏着台阶而上,安迷修精准地把南瓜灯抛到桌上,无视南瓜灯扶着腰“哎呦”的叫喘,催促道:“快点藏起来!”

幽灵们把手中的东西随手一搁,穿过墙壁躲到后院去。飞天的扫帚卸去了力,悠悠晃晃地从天上飘下来,掉到哪儿就躺在哪儿。推车顺着惯性“咕噜噜”地往前滚了几圈,茶具顺着扶手滑下,演出了一场精彩的空中三百六十度翻滚旋转跳跃,完美落盘。若非时机不合适,安迷修简直想给它们热烈的掌声。

门旁的衣架哆嗦了一下身体,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古堡骤然寂静下来,门被轻轻敲响。

“请问有人吗?”男孩问道。

安迷修拉开门。门外站着高至他腰的男孩子,微风拂过暗紫色的发丝柔柔的在风中飘荡。看到安迷修,男孩的双眼亮上些许,又问道:“外边雨太大了。能让我和我的马在这儿等到雨停吗,先生?”

男孩双眸闪闪发光,安迷修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握成拳佯装咳嗽几声,邀请男孩进来。

“如果不嫌弃我这儿有点乱的话。”安迷修挠挠头。

古堡现在确实乱极了,鬼怪们撤离得太匆忙,许多东西没来得及收拾。男孩探着头四处张望,听到安迷修说话才收回目光,很是诚恳道:“不,这里很棒。感谢您,先生,祝愿您有个美好的一天。”

他这话说的太真诚,表情太自然,以至于安迷修心里都吹起了鼓飘起了小花花。他也许久没有见到人类了,难得有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我觉得你需要一点热汤。去洗个热水澡吧,暖和暖和身子。”安迷修引着男孩到浴室,这才突然想起来似得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男孩笑得灿烂。

“是个很特别的名字呢。”安迷修眨眨眼,“对啦,半夜的时候不要随便出房门。可以做到吗,雷狮?”

“当然,先生。”雷狮右手置于胸前轻轻躬身。


大厅里,藏了一会的南瓜灯悄咪咪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确认两人走远后戳戳旁边的架台。

“干啥干啥。”架台不开心的藏起自己的痒痒块。

“这少年有点来头。”南瓜灯很是神棍的说,“就这睁眼说瞎话的程度,啧啧啧。”

架台无法反驳。

安迷修不在了的大厅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鬼堡了。宛如女巫的诅咒突然降临,所有人一夜之间凭空消失。时间还停留在那一刻,所有生活的痕迹未曾改变,雕刻刀还插在雕了一半的南瓜里。

“你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说吧,你又想干嘛了?”架台往远离南瓜灯的地方挪了几步。南瓜灯“嘿嘿”一笑,双眼滴溜溜地转。

“走,我们晚上去探探这个少年到底有几斤几两!”



安迷修舒服地打了个盹,从床上爬起来。

这一晚他睡得很好。他许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了,尽管他总觉得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了许多噼里啪啦的声音,他也依旧没往心里去。

“早啊管家。”安迷修打开房门。幽灵管家跟在他的身后飘,小尾巴纠结地缠在一起。

“怎么了?”安迷修接过女仆幽灵递来的精美装饰着充满万圣气息的小蛋糕,咬了一口,幸福的眯起眼睛,对女仆竖起大拇指。女仆捂着脸耳朵红红的跑掉了,管家依旧纠结着尾巴,艰难地开口:“您……要不要去主厅看一眼?”

“主厅怎么了?”安迷修好奇。他穿过挂着浮雕的走廊,走廊尽头就是主厅。安迷修加快脚步,转身的一瞬间世界明亮。

大厅还是那个大厅,但是昨个挂了半截的彩带彻底不见了踪影,南瓜砸得到处都是,白瓷碟被石柜人抛着表演马戏,小幽灵们站成一排唱着欢快的咏叹调。男孩挥舞着细长的立式烛台,顶端用小南瓜雕成唱筒的模样。雷狮脚下还踩着两个南瓜,小幽灵的蓝光从缕好的洞孔中透出,像极了踩着鬼火的紫版红孩儿。

安迷修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手中的纸杯险些掉到地上。管家这才跟了上来,喊道:“伯爵大人……”

大厅里的声响瞬间停息。所有鬼和人都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盯着安迷修,整个大厅宛如一副凝固的壁画,雷狮还保持着一脚朝天一脚踩南瓜双手持烛台话筒放声高歌的高难度动作,脖子硬生生扭了近九十度,双眼一眨不眨地瞅着安迷修的神色。

维持这个姿势的难度系数太高,没两秒雷狮就“哎呦”一声从南瓜灯上摔了下来,揉着摔疼的屁股委屈屈的看着安迷修。南瓜灯里的小幽灵也藏到他的身后,探出个脑袋睁圆了大眼睛装无辜。

安迷修苦恼地揉了揉眉角,太阳穴都抽的生疼。

“都给我在中间坐好了。”安迷修清清嗓子,罪魁祸首们瞬间端正坐好就差没给安迷修来套三叩九拜。安迷修无奈,自己也在铺着红地毯的台阶上坐下了,问道:“谁先干的?”

雷狮和小幽灵互相指着对方,发现对方动作时同步呲牙咧嘴,眼神里火光交战了好一会,激烈到背景都出现了虚拟态的熊熊烈火。小幽灵到底还是败下阵来,耸拉着脑袋把手指指回了自己。

安迷修几乎都要被逗笑了。他迅速调整差点弯起的嘴角,故作严肃地问道:“雷狮,你先说,怎么回事?”

“我半夜被冷醒,起来一看发现被子没了。”雷狮无奈的摊手,“所以我就想问问有没有人给我拿一床被子来,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两排烛灯沿着我门前排开,每两个中间一个小南瓜,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走出去了,结果没走到一半这些家伙突然发癫似得,一起‘乌拉乌拉’的嚎起来。”

雷狮扯着两边的腮帮子,食指拉开下眼皮,表现出非常夸张的滑稽脸,一边拉一边含糊着说:“还有几个就这表情呼啦糊我面前,那几个扫把还跳钢管舞,扭得可销魂,我一个没忍住就把他们捉来玩了。不怪我吧?都是他们先来搞我的。”

雷狮说到后面放开了手,恢复了委委屈屈的表情,一双大眼睛透着满满的真诚。安迷修暗叹一声不妙,借着咳嗽移开眼,问旁边的众鬼道:“是这样吗?”

“是……”被推出来当代表的高柄天鹅绒丝扇小姐小心翼翼地回道。

“我不是告诉你们不准去捣蛋的吗?”安迷修几乎都不用想就知道雷狮消失的被子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他们玩的高兴了,古堡这几天的努力算是都白费了。晚上就是万圣夜了,哪儿还赶得及。

“我们知道,但是……难得有人类孩子过来玩,实在没忍住……”扇子小姐低下头羞红了脸。安迷修走下台阶,轻轻拍了拍她的扇骨,把她放回扇子妖精的阵营里。

“好了先生们,现在不是悔过的时候了。能装饰多少是多少,是该拿出你们的真本事了。”安迷修拍拍手,众鬼归回自己的岗位,只留着雷狮与安迷修大眼瞪小眼。

“你们要是弄不完会怎么样?”雷狮好奇地拉着安迷修的斗篷。

“装饰不好看人类来的就会比较少。”安迷修认真的说,“对于鬼怪们来说,万圣节是一年中最快乐的节日了。只有在这一天他们可以混到人类世界而不被发现,也只有这一天他们可以不必伪装,以最真实的面目去和人类接触。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天,要是人来得太少,它们会很失望的。”

“伯爵先生还是个热心肠嘛。”雷狮咧嘴。

“我要不是热心肠,你也进不来这古堡。”安迷修拉开古堡厚重的木门,外边的雨早已停了,明媚的阳光泼泻而下,带来温暖与生机。

“你该走了。”安迷修把雷狮轻轻往外推。雷狮站稳跟脚,回过头问:“不能让我再留一天吗?”

“不能。”安迷修果断拒绝。

雷狮试图讨价还价:“我觉得它们还蛮喜欢我的。”

“它们是很喜欢有个混世魔王成天带着他们鬼混。”安迷修丝毫不退步。

雷狮小小声的“哦”了一声,用脚尖把地上的小石子滚了几番,扶着把手几步越下楼梯。马儿与来时不同,被配上了精美的马鞍,拖着垂帘的车厢。雷狮往大门看,大门已经被关了起来,连带着整个魔幻的世界都与他隔绝。雷狮伸出手握成拳,把整座古堡握进掌心。

他笑了起来,摸着白马柔顺的鬃毛,亲昵地蹭它的鼻尖。

“接下来靠你了,可要跑的快快的。不要让我失望呀。”雷狮轻声说。



夕阳将坠未坠,堪堪挂住了枝头。余霞成琦,印染一片炫目的红。

万圣夜要到了。

古堡比起早些时刻好上了许多,一天的突击赶忙还是有点成效的。形状各异的小面包和糖果堆在象牙白的瓷盘里,铺着红绒的长桌横跨整个大厅,穹庐状的天顶上,一盏接一盏的水晶吊灯衬得大厅极为亮堂,温暖的暖黄色为一切铺上了柔软的光晕。

“辛苦了。”安迷修抚摸着南瓜先生的壳,示意大家可以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待夜晚的狂欢。

门被轻扣三声,堡内所有生物再一次齐刷刷看向大门的方向。

“这么早?”安迷修嘀咕。他打开门,成双成对的南瓜们手拉着手从门开的缝隙里溜进了古堡,小幽灵们拉着一条长长绳子串成串从他身边飘进去。安迷修低下头,黑猫抛着他的脚打转。男孩仰着脖子望着安迷修,似乎对此很不满意,瘪起嘴爬上叠成塔的南瓜,站在最顶上,恰好能与安迷修平视。

“伯爵先生,TRICK OR TREAT?”雷狮翘起嘴角,挥舞着手中装饰着小星星的魔法棒,用尖端顶顶安迷修的心口。安迷修愣愣地还没从现实缓过来,下意识的点点头。

雷狮无奈的叹了口气,换了个问题:“伯爵先生,SEX OR KISS?”

这个问题比现实还来得重磅,安迷修倒吸一口气,猛的没缓过来,残存的一点理智都被轰得渣都不剩。雷狮看着安迷修呆愣愣的神色,很是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好吧好吧。”雷狮止住笑意,神情狡黠得像只得意的猫,“既然你不选,我就帮你做决定喽。”

雷狮背着手,上半身向前倾。亲吻的触感柔软,属于男孩特有的奶香味浸入心扉,意识仿佛被塞满了棉花糖,软绵绵甜腻腻的让人不可思议。

“万圣快乐,伯爵先生。”雷狮笑的灿烂。

安迷修用手压了几次嘴角,还是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他把雷狮抱起来,南瓜跟在他们身后蹦蹦跳跳的进了古堡。

“万圣快乐,雷狮。”




—END—





评论
热度(46)

© 请让安雷结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