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安雷】坦白书(上)




 ·是木木 @兮兮木 的怪盗paro


·全篇文风多变,一半剧情文风一半形容词文风,形容词文风尤为浮夸,第一次去尝试着华丽的文风

·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奇特的安哥,解析会在之后番外二里面放出。大概与大多人想象的安哥完全不一样,请务必要注意

·一发完结

·字数:17114


评论使我强大


你愿意对自己坦白吗?





001.


外围全由玻璃建造的大楼矗立在星罗棋布的高楼中央,从最高楼扫射而下的探照灯在玻璃上反射出刺眼的光。
成排的警车停在大楼的门旁,棕发的男人从其中一辆车里出来,步伐快捷的走进了大楼。


“是安警官吗?”穿着黑色马甲,内衬白衣的人喊住了来人,顺势拿着手帕擦了擦脸上还在滴落的汗。


  被称作安警官的人停下了步伐,碧绿的眼眸看向来人,划过一丝了然。他伸出手和男人进行了礼节上的握手,笑的很温和:“是的,我叫安迷修,是刑侦一队的队长,也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
  

 男人一边“唉唉”的应着,一边侧身把安迷修往里面迎。他们穿过铺着红地毯的走道,尽头处是一扇巨大的仿西式浮雕的门。男人拉开门,安迷修敏锐的注意到他的手心都是汗。


  门后面是宽顶大厅,顶部被制成了拜占庭式传统圆穹顶,四根独立的支柱立在大厅的四个角,每个方位都有一扇和刚刚被推开的相同款式的门,脚下的红地毯从门下一直延伸到大厅中央。被环绕着的中央是单独立起的四角石柱,玻璃被设计成向外扩散的圆波状,内里被妥善的放置着一颗兔毛水晶。


“这就是今晚的目标?”安迷修侧头问身旁的男子,男人点了点头,这才进行了自我介绍。


“我是这个展馆的馆长。如您所知,这就是晚上怪盗要来窃取的目标。虽然兔毛水晶本身已有了维纳斯水晶的美称,但这一颗更被称为——”


“奥克洛利丝的梦境。”


   安迷修接过了馆长的话尾。


  这颗水晶在今年三月份被人发现,随后被国内一家跨国公司的总裁以上亿的巨资拍下。专家对这颗水晶的鉴定是,比起世界上所找寻到的所有兔毛水晶都还要瑰丽而绚烂的无价珍品。

  兔毛水晶本身便以稀少和昂贵出名,更何况这一枚不仅长的很有价值,连它的尺寸都出乎意料的大。

  收藏了水晶的总裁对此大为赞叹,大手一挥便决定将其拿出来展览。这便是这颗水晶出现在这儿的缘由。至于安迷修会出现在这里,则是因为——


  被称为“Thunder lion”的千面怪盗,向展行投出了近乎挑衅的预告函。


“今晚八点半,‘奥克洛利丝的梦境’将由我接管……”安迷修拿出怪盗留下的预告函。预告函的边缘是闪着金光的犹如肆意墨泼的轨迹,怪盗肆意张狂的字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大部分的版面。预告函的背部印着一个小型的船的模型,向来无更多讯息的留白处却被人用中性笔写上了一行小字。


  ——安警官,这次抓得到我吗?


  安迷修轻笑一声,转手卡片在指尖翻腾了一个圈,划出一道利索的弧度又被安迷修塞回了胸前的口袋里。

  有警察上来和安迷修交谈,安迷修迅速的下达了指令,顺带指定了银发的警官来交接他的工作。格瑞眉眼间交织着复杂,颇为无奈的被安迷修扔去面对还在惶惶不安的馆长。


“总之麻烦您了,安警官,请务必——”馆长说到一半向两人稍稍鞠了一个半躬,“请务必保证水晶的安全。”

“我们会尽力的。”安迷修半托馆长的肩头,对着馆长露出了一贯的、十分具有迷惑性的温柔的微笑。


20:10


  安迷修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他正在检查大楼的电源处有没有可疑的东西。稍微走了一圈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物后,安迷修按压着耳麦的边缘,发出了确认的讯息:“电源这边没问题。”

  另一边接受讯息的队员迅速的把消息传达给各个分队。安迷修提醒众人不要掉以轻心。作为和怪盗多次交手的第一人来说,安迷修比任何人都懂得Thunder lion到底有多么的危险。


  那是隐匿在丛林中的狼,在狩猎时,能够长时间的潜伏在一个地方,除了那双还在流转着幽光的双眸,你感受不到任何活物的气息。直到——


  时机到来。
 

  鞋跟与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轻脆的脚步声,警卫们穿梭在各个楼层的每一个角落,警车熄了头顶上的红蓝双色灯,轻巧地拐进大楼周边小巷。几个重要的干道都被严密的封锁起来,由警卫认脸核实才准许通过。


20:25


  安迷修摆弄着手中的钟表。秒针一顿一顿的坚定的向十二点指去,安迷修把钟表放到身旁的石桌上,双手很随意地插裤袋里,倚在墙上。

  他在心里演算着每一步。从警卫的安排,到大楼内部的格局。他乐此不疲的猜想怪盗有可能采取的每一个步骤,在脑内推算,又自顾自地推翻重来。
大多时候他无法正确判断怪盗是从哪个角落开始突破他的封锁网,闯过每一个他为他设下的关卡,直至站到他的面前。但是安迷修所做的演算中,总有一款是符合怪盗心意的。也因此他总能比常人更快一步的拦截到怪盗离去的步伐。


20:29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安迷修却挽起了袖摆。他朝大厅中央走去,安洁莉刚想抬步跟上,安迷修却摆摆手,示意她在原地便可。


  像是从礼拜的修女口中,缓慢而又轻柔的吐出温柔的字眼,宛如清风拂过而不自知,只留下一地透过彩绘玻璃窗的虹光。

  安迷修听到从胸腔中传来的一阵颤动,可以极速令他兴奋颤动起来的东西就在他的附近,而且还在快速的接近——他的心是这么告诉他的,而他对比也相信不疑——安迷修猛的转头,喊道:“戒备!”


  那一瞬间他听到了淹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的话语:


  3、2、1.


  带着不知从哪一层楼传来的爆炸的巨响,灯光明灭了几秒还是倏地闪灭了。整个大厅霎时陷入了黑暗,人们还未拿起手电就惊奇的发现有光。

  ……有光?

  安迷修惊得抬头,直到灯光全部熄灭的这一刻他才发觉,穹顶型的屋顶并不完全是实心所做,像是半圆弧的玻璃错落有致的镶嵌在其中,如果安迷修没有估算错的话,玻璃的大小正好足够——


  两声玻璃的脆响打断了他的思绪,安迷修果断的意识到不妙,他加大了步伐向中央冲去,猎猎作响的狂风却呼啸着迷了他的眼。


“安警官,”先他一步的人大摇大摆的摆弄着手中的水晶,一只脚还很不客气的踩在柜台上。安迷修停住了脚步,心里暗叹了口气。

  屋顶有玻璃就早说啊!这么重要的情报馆长居然都不说的,实在是让安迷修忍不住想骂一句粗口,然而此时的情况实在不容许他多分心。屋顶透下的灯光让他的身影无所匿行,想要迂回着靠近怪盗都做不到。

  很显然他的无计可施取悦到了怪盗。怪盗嗤嗤的发出了笑声,点缀在肩头的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也跟着颤动了两下。他捧起水晶,无视周围一干注视着他并且随时准备冲上去将他缉拿归案的警察,落下了一个轻盈的吻。


“我来准时收回‘奥克洛利丝的梦境’了,安警官。”后面三个字被他拉的又长又轻佻,像是情人在耳边充满暗示的呢喃。怪盗将水晶抛高,再一把握入手心。水晶自带的菱角硌的他手心疼,怪盗却毫不在意,用另一只手扶着帽子将其摘下,毫不犹豫地把水晶扔了进去,转手一把扣回头上,整理被压乱的发丝。

  在他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便有警察冲了上去,安迷修却看都没看一眼,径直拉开大门往屋顶赶,步伐重到雷狮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咬牙切齿。雷狮吹了声口哨,手攀上身旁的伸缩线,按下开关顺势一跳,正好躲过一个警察伸出的手。


  正如之前所说的,安迷修从未压对怪盗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却从不会压错他以怎样的方式退场。

  几乎就在怪盗从破碎的玻璃窗口爬上去站稳的时候,安迷修就推开了天台的大门。他一手握着门把手,一手撑着膝盖,还来不及抬头去看怪盗,过于突兀的极速奔跑撕扯的他心肺都在疼。

  他缓了口气,怪盗竟也安安静静的在原地等着他。直到安迷修抬头,正对上怪盗隐藏在面具后的绛紫色双眼。


“安警官,”怪盗又先开了口,只是没有了之前那个味,仅残余着他从未褪去的狂妄,“你又输了。”

  “不过是因为失误。”安迷修直起身。怪盗的披风顺着风拂向远方,白色的礼服优雅端庄,乍一看像极了即将奔赴婚礼的新郎。
而下一秒他也确确实实的、仅仅打了个响指便不知从何变出了一朵玫瑰。怪盗反手扔向安迷修,警官红着耳朵抓住了差点被狂风吹走的花。

  “水晶我就带走啦。”怪盗扯着披风转了一个弯,安迷修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可以在穹顶上跳起交际舞。

  怪盗的尾音消失在骤然响起的警车鸣笛声中,面对着安迷修的侧脸弧线优美,在下巴处拐出一道高傲的弧度。他朝着安迷修眨了眨比水晶还要通透的紫色双眼,轻快地与他say goodbye,随后纵身一跃。

  安迷修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他的衣摆,却扑了个空。他踩在刚刚怪盗站着的地方,双目所见之处寻不到任何身影。


  又让他给跑了。安迷修叹了口气,一脸复杂的拿出手机等待着上级的狂轰乱炸。






002

  距离安迷修被喊进局长办公室已经半个小时。

  凯莉坐着轮滑椅滑了一圈,又从门旁边蹭了回来,问道:“你们觉得这次会被炒鱿鱼吗?”
“应该不至于吧。”众说纷纭,意见不同,不过都是围绕着安迷修会被扣多少工资而展开。安洁莉举高手,义正言辞道:“我觉得起码扣一半。”

  凯莉张罗着开了个赌局,众人纷纷下注。不知谁高喊了一句:“我压安哥这辈子没有女朋友。”

  全场顿时哄笑,一致地回不要欺负安哥。还有人怼了回去:“你怎么不压你自己?”

 “这年头男人说弯就弯,我怕这个flag立得太高,还是树给最正直的安哥好了。”那人回到。

  众人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直到坐在门旁的格瑞掀起眼皮提醒了一句“安迷修回来了”,众人才顿时鸟雀散,各个安静如鸡的蹲在自己的职位上。
安迷修拉开门,假装无视了霎时间投过来的无数双视线,径直想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凯莉兜着圈拦住他,好奇的问:“怎么样啦?”

  “被扣了一半工资。”安迷修叹气。角落里突兀的爆发一声“我赢啦”的惊叹,周围人迅速地捂住金发少年的嘴,与安迷修面面相觑。

  “行了别装了,隔个走廊都听得到你们闹腾的声音。”安迷修无奈叹气,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还有我的年终奖金。我觉得你们应该压不到这个的,所以算你们都输,赢的钱归我。”

  众人这才配合的发出嘘声,硬生生把安迷修嘘回了他的办公室。安迷修刚坐定,桌上的电话就“铃儿铛”的响。

  是他的私人手机。


  安迷修纳闷,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臂中间,空出的双手整理桌上杂乱的文件。话筒中传出女声,安迷修“嗯嗯”的应着,直到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才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慎重地端正坐,重新用手扶住手机,问道:“真的不能再商量一下吗?”

  “很抱歉,我们这儿也是紧急做出决定的……”清脆的女声断断续续的传来,安迷修以往可能还会去感慨一下妹子的声音真好听,这会儿却连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连声确认没有转机的余地,这才叹息的发出了一声悲叹,和妹子道谢之后挂了电话。

 “流年不至啊——”安迷修瘫在椅子上,滴溜溜地转。外面偷听了许久的众人接连冒出个脑袋,好奇地看着愁眉苦脸的自家头头。

 “有没有什么房产中介?”安迷修诚恳的问。

 “就你那点工资算了吧,找个合租的凑合凑合得了。”凯莉无情地戳破了安迷修的幻想。

  安迷修只得扒拉出电脑,照着众人推荐的各个网站一个个点过去。他几乎是一目十行的刷过去,左看右看也也寻不到满意的。直至他打算拿水杯喝水,手肘却碰到了刷新键。安迷修随意的看了眼屏幕,然后停下了动作。

 “诶?这个……”安迷修拖着鼠标,点开了刚刷新出来的界面。

    ……

 

   雷狮仰着头顶着笔,卡在嘴与鼻之间不让它掉下去。他往前挪啊挪,直到屁股只在椅子上剩了一点点,就差一步就会摔下去的时候,门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雷狮往前打了个秃噜,笔啪叽掉到了地上。他很是不耐烦的拉开门,喊道“谁啊——”

  然而他的话音卡在了空中,对面提溜着行李的棕发青年腼腆的笑笑,大大方方的对他伸出手。

 “你好,我是看了合租告示过来的。我叫安迷修。”
然而青年下一刻也僵硬的梗住了手。雷狮看着对方碧绿的眸子里渐渐氤氲而上的怀疑和不确认感,不由的发出一声笑。

  或许是觉得在第一面就如此表现有失稳妥。雷狮低垂着眉,迅速而利索地与对方相握。青年的手指细而长,关节处略有凸起,在掌心中是很分明的存在。雷狮估评完就果断的放开了手,毫不留恋的程度以至于安迷修怀疑那几秒的停顿仅仅是他的错觉。

  骤然抽去的温度被倒灌而来的冷风充斥,安迷修这才觉得面前人家里开着的空调未免太大了些。但是这会儿他却没去注意这些,对于他而言还有更重要的,更令他牵心的事。

  太像了。安迷修不由得感慨。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面前人与某个词画上等号。但在下一瞬他又把这个猜测划去了——在没有绝对的线索之前,任何的自我判断都有可能使他的思维陷入误区。


  雷狮把门开到最大,很随意的让安迷修选了一双拖鞋穿。然而他这里也没有更多的拖鞋了,从每个缝隙透露出来的信息都清楚的告诉安迷修,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有多么的孤僻,要么就是才刚搬过来不久。

  安迷修职业性的抬眸观察了一圈。雷狮不言语,任由他打量,直至安迷修向他露出礼貌的轻笑,才开始带着对方参观这间屋子。

 “这间是我的卧室,后面是卫生间还有客厅。”雷狮指了指对应的几个门。

  屋子的装修可以看出是下了功夫的——尽管这位主人看上去并不是会对这一类事物上心的人,很大程度上恐怕是花大价钱请人来专门定做的——安迷修不得不为此赞叹,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之情。

  这种情感在雷狮推开那间据雷狮所说的,属于安迷修的卧室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很棒,真的。”安迷修赞不绝口,甚至无法用言语去表达他此刻内心的满意和喜爱。他只能不住地向雷狮说着“很棒很满意”,翠绿色的眼眸因为眉角的柔和,像极了被微风拂过的崇山峻岭。


  是很温柔的颜色。


  雷狮在心里嗤笑会因为这些平凡的物质而兴奋起来的安迷修。但他没有出言去挑衅什么,只是靠着门,慵懒而缓慢地说:“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来谈谈房租的事。”

  “我看了您的报价,我觉得十分合理,如果有往上涨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安迷修接的很迅速,可以看出他来此的途中已经为如今的局面做了预想。


  雷狮觉得这是十分无趣又耗费脑力的活,他总是无法理解安迷修的某些兴趣。于是他没应,只是冷冷地点了个头,自顾自的往外走。

  走出房门的时候他看了走廊尽头一眼,倏忽转过身来交代安迷修,“这间屋子的哪儿你都可以去,但是楼上不行,你能做到吗。”

“当然,”安迷修疑惑了一个愣神,但是他很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他不是个好奇心浓重的人,并且对于自己的骑士道有着十分坚定的信念。于是他继续说道:“我想我们都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舍友,而我觉得我足够取得您信任。”

  
  雷狮背着身对着安迷修,安迷修看不见他的表情,也因此无法判断对方此刻的神情。但是他隐约从雷狮的背影中看出了不屑,而下一刻那人的声音也明明白白的证明了他的观点:“是吗。”

  “这可真是一番对于‘自我定义’的很好的表现呢,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感觉到了雷狮话语中的尖锐的针对性,他却无法判断这股敌意是从何而来。他迅速地把两人从见面到这一刻的所有场景捋了一遍过去,没有从自己的话语中挑出分毫差错。但是这股敌意确是真真切切存在的,由不得安迷修把它当做空气。

  安迷修紧跟着雷狮的步伐冲了出去。他看着对方的身影,想要喊住他,这才发现他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安迷修喉头滚了几番,话语在他想清楚前便已脱口而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他听到他这么回, 一瞬间心跳如鼓,像是有条慢慢长长了的绞在一起的线,勒紧了他的神经,束缚着他的呼吸,从胸腔穿膛而过,将他和他那一瞬间的猜疑紧绑在一起。他感觉自己难以呼吸,费尽了力气才从喉头挤出一个字:“你……”

  雷狮霍然转头,半边面颊藏在阴影之下,刺针般的锋芒从暗处扎进安迷修的背,使他踉跄到几乎站不稳。绛紫色的双眸中透露出来的只有远古深海的惊涛,澎湃着呼啸着灌进安迷修的每一个骨缝。安迷修全身都在叫嚣着进攻、进攻、进攻,可就在他要反击的一刹那,所有的一切如同来时一般突兀的消散了。

  他抬头望去,却望不见诸神的黄昏,只剩一地曛光散落,独自站立的人的眼神奇异地折射出风平浪静的光。


  安迷修听到那人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钥匙与皮扣磕在一起,被人随手扔向安迷修。安迷修接住,雷狮却不看他了,只是凝着脸进了自己的房间。



评论(8)
热度(40)

© 何晚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