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叶黄】愿你我相伴而行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纯粹是有感而发的小短篇,没什么故事连贯性,想看他们甜甜的生活,喜欢写花样宠天叶
·字数:4281









在风和日丽的午后,叶修和黄少天会整理存放在各个角落的东西。

这间屋子的每个地方都填满了他们的足迹。每一个难忘的时刻和经历都以不一样的方式存放了起来。他们并不好好的堆放在一间屋子里,而是热衷于这样找猫猫的游戏。

就像是有着神秘掉落的副本,每一次都可以为两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有些是他们已经熟知的固定掉落,而更多的则是随机掉落。

像是刚进门的玄关处,墙壁被缕空了三块长方体,两人的鞋子整整齐齐的码在上面。而在第二层,悬挂着一幅画,画上有两个正因为一双鞋而争闹的不像火柴人的火柴人。

这幅画画的鬼斧神工,随意性堪比深海里那些因为看不见而随意生长的鱼。黄少天画完后兴致冲冲的举给叶修看,然后收到了叶修毫不留情的爆笑。

“哇靠老叶你这么不厚道的,不会欣赏就算了,你居然还笑我!”黄少天对叶修的行为发出了痛心疾首的谴责。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真的好玩噗,”叶修笑到一半,看见黄少天捏着纸片的两端就要撕,忙从他手里救下差点要被毁尸灭迹的巨作。“别啊别啊,别撕啊,还是很好看的。”

叶修摸着自己的良心,发现它是扭曲的之后,很真诚的吹了黄少天一波。然后拿了打孔器打了两个孔,再用细绳穿上,从功能罐中搜出透明胶,思索着要粘在柜子里的哪个地方。

“不是吧老叶,这么丑你还打算挂起来啊,还挂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别人过来玩一眼就能看见,多丢脸。”黄少天蹲在叶修身后,扯了扯叶修的衣摆。

叶修举起纸对比了下,选了个看着舒服的地方,动手把细绳粘了上去。听到黄少天的话,斜眼瞄了他一眼,“那你倒是阻止我啊,笑的那么美滋滋的。”

“再说了,哥我脸皮那么厚,还怕被你败光了不成。随便丢,爱怎么丢怎么丢,天女散花丢都可以,哥给你顶着。”

黄少天更美滋滋了,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更灿烂。

黄少天瞅着叶修,想着这男人怎么这么帅。于是又摸出了纸和笔,大手一挥给叶修画了幅深夜美男发丝滴水衣裳半透忧郁望夜景图。

被叶修裱了起来挂在大厅的正中央。



>>



叶修比黄少天长三岁,也因此比他更早的跨入五十大关。他们在一起了半辈子,在叶修五十岁生日的那一天,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笑着许下了剩下半辈子的誓。

职业选手过了三十这个坎就不行了,叶修和黄少天闲暇时间会上上电脑,和网游里的大家刷刷副本虐虐菜,亦或是在饭后默契的打开电视调到电竞台,一起讨论新颖的打法。

剩下的时间便整理以前的东西,顺便偷偷塞一些新的东西进去,等待着以后的掉落。

黄少天拉开楼梯下的柜门。他和叶修都不怎么放东西进去,因此对里面也不甚关心,以致于落了满地的灰尘,一打开就散发出呛人的气味,呛得黄少天忍不住别过头埋进叶修的颈窝里。

“别闹别闹。”叶修把黄少天扎在脸上有些痒的头发拨开,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向下顺着气。

柜子里大多是比较大件的装饰品,有别人送的,也有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买的,无一例外都盖着一层灰。叶修和黄少天协力把东西搬到阳台上,准备好好清洗一番。

叶修从杂物中翻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是古木做的,纹理清晰,覆盖在盒面上显得很是古雅。叶修拿起布简单的擦了一遍,黄少天端着脸盆从旁边蹦跶着路过。

“多大年纪了还这样蹦,小心腰。”叶修说着接过了脸盆。

“我的腰可好了,您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老腰吧!”黄少天拍了拍自己的腰,神气极了。

“行行行,看看这个。”

黄少天用很张狂的姿势坐在了椅子上以证明自己的腰杠杠的。他伸手一捞就把盒子带了过来,上下翻看了一遍,摸着下巴说,“这东西看的可眼熟……”

他以为自己要想很久,毕竟上了年纪,脑子没有年轻时候那么好用了。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很快就从记忆里搜寻到了相关的那一段。

黄少天这才吃了一惊,捧着盒子对着叶修说:“我之前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还以为丢了,居然藏在这种角落里。哎老叶你还记得吗,就我们两之前一起跑出去的那时候。”

“当然记得。”叶修笑着说。



>>



那个时候黄少天才刚退役,两人还处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阶段。内心暗生情愫,表面一个比一个表现的纯洁。然而年少人终究抵不过爱情的诱惑,某个晚上偷偷的买了出国的机票,第二天一大早拖着个行李就携手同奔新西兰。

他们谁也没有向外透露行程,到了目的地就拆掉了手机卡,换了当地的号码。

以至于全联盟都以为他们终于私奔了。

他们去了新西兰的小镇特卡波。这个小镇拥有占地4300平方公里的“黑暗天空保护区”,这里的星空纯粹而绚烂,静谧而璀璨。

叶修提前预定了汽车旅馆。尽管他们只有两个人,叶修并不因此而省钱,看着旅馆的内部图大手一挥就预定了。旅馆的主人询问能否与另外一对情侣拼一下房,叶修征求了黄少天的意见,黄少天同意了。

“多点人热闹啊!”黄少天这么回。

汽车旅馆名字上看上去像是在荒原马路旁简易的旅馆,但事实上它还有个正式的名字——阿尔卑斯山小屋。那是盘桓在盘山公路旁的别墅,外部像是复合西式小洋房,内部则是木质的装潢,墙壁上的挂画大多是风景图,黑与淡黄的配色在暖黄的灯光下添上了柔和的滤镜。

从落地窗望出去,青山白顶在缥缈的云层中矗立,碧蓝刷过的天比湖水还蓝。黄少天双手附在窗上看着外面,双眼闪闪发亮,小星星不住的往外蹦。

叶修挥手驱散并不存在的小星星。古典挂钟的指针指向四点,钟摆摇晃发出闷声。

“出去走走吧。”叶修拿起准备好的小旅行包,黄少天摆弄着单反,对准窗外“咔嚓”的拍了一张。

他们在盘山公路上行走着。小镇里的人不多,也不喧哗。为了维持夜晚的星空美景,小镇的灯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就算是在夜晚也不会亮的刺眼。

黄少天热衷于给叶修摆拍,兴致勃勃的给叶修凹各种造型,然后蹲到一旁去换着角度拍。

叶修单手握着背包提在肩上,另一只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随意的看向路旁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楼房,神情淡然。

黄少天很兴奋的连拍,拍的尽兴了就让叶修换个姿势。叶修无奈的按着他的指示换动作,喊道:“少拍点啊,接下来有的拍的,别太浪费内存了。”

“嘿嘿,”黄少天笑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我早就准备好啦!”

他拿出放在包后面的夹层里的硬盘,炫耀一般的向叶修展示着。

这儿的路面很干净,人们也很热情。在公路上走走停停便过去了两个小时,有居民开始制作一天的晚饭。烤面包的香气透过大开的门传了出去,黄少天在门前稍稍停留了一会,就有人邀他们进去,一起享用丰饶的晚餐。

新西兰是岛国,因此海产在这儿尤为丰盛。黄少天捧着比手还长的大龙虾,激动地不住喊着:“喔,喔!!老叶,老叶老叶,你看啊,这么大的大龙虾啊!”

叶修则是剥开新西兰小龙虾的壳,沾了点酱递给黄少天吃。黄少天捧着龙虾腾不出手,于是往叶修那边倾身,直接把小龙虾咬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想为小龙虾树大拇指。

叶修被黄少天流畅且自然的动作搞得一愣一愣的。黄少天直视着叶修的脸,逼得叶修只能别过头去,正对上屋主惊讶但是饱含温柔与理解的双眼。

“咳咳。”叶修咳嗽两声掩饰自己一瞬间的不自然。

男主人端上了一大份牛肉,叶修夹了一块放进黄少天的碗里。黄少天不愧是住在沿海城市的男人,一大只龙虾才一会儿就被扒的干干净净。他瞅了眼碗里的牛肉,把手中的龙虾肉掰了一半塞进了叶修嘴里。

“好吃吧。”黄少天得意道。

“好吃好吃。”叶修很配合黄少天的演出。

“你剥的小龙虾也好吃,来来来拍照片拍照片,不拍可惜了。”黄少天笑眯了眼。

尽管在制作过程中黄少天和叶修只出了剥壳的力,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两互吹。一顿晚餐就在互吹中过去了,黄少天和叶修还用自己蹩脚的英文向屋主表达了赞美。

“It's very delicious!”黄少天握着百度翻译,真情实意的对屋主说道。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用些不一样的词汇吹一波,叶修眼疾手快的阻止了黄少天,开出谷歌翻译和屋主进行了一番交流。

叶修拿出足够的钱交给了屋主,当两人提起包准备离开的时候,女主人又端出来了一样美食。

“尝一口吧,路上带着吃也可以的。”女主人热切的招呼黄少天过去拿。

黄少天有点儿迟疑,女主人看到他的神色,说道:“自家做的小甜食而已。相遇也是缘分,算是给你们的小礼物,带去吃吧。”

黄少天向女主人道了谢,两人一边向屋主挥手示意道别,一边往旅馆的方向走。



>>



等叶修和黄少天到达旅馆的时候已经八点了。和他们拼房的另一对小情侣已经收拾好了他们选择的房间。叶修进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他们进进出出的拍照。

黄少天向他们打了声招呼。女孩也是个自来熟,而且同作为中国人,在语言表达能力通畅的情况下与黄少天聊了两句就迅速的熟了起来。

熟了以后胆子也变大了。女孩的目光在黄少天和叶修中间移来移去,最终忍不住问道:“你们是情侣吗?”

黄少天愣了一秒,忙摆手:“我们不是情侣啦。”

“诶~”女生微妙的看了他一眼,摸着下巴思索了几秒,说道:“今晚的夜空很美呢,强推去牧羊人教堂!”

黄少天一听,兴奋劲就上来了,问完了需带品后就急匆匆地拖着叶修出门。

“急什么啊,星空就在哪里又不会跑。”叶修被扯得有点无奈。

一路上的星空已经很美了,然而到了教堂,叶修和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那可能是诸神遗留下来的神境。

满天星光倾泻而下,天与地的交界处模糊而不分明。近地面光明微弱,黑色的寂静冗长,天幕却绚烂,像是被人撒碎在黑色幕布上的荧光。南十字星指引着人们方向,银河中流淌着流光。

他们寻了块草地。叶修坐着整理物品,黄少天叼着草仰面躺在草坪上。

黄少天垂眸看着叶修的背影。叶修说是有些虚胖,从背影上却看不出分毫。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还是那样远,就像这儿的星河,覆压在你的面上,看似触手可及,可你伸长了手也够不到他的衣角。

叶修转头就对上了黄少天晦暗的眼神。少年的眼睑不是修长的类型,反而是有点儿圆,即使不刻意去睁大,也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是一种别类的帅气。

世人皆喊叶修的下垂眼带着性感的魅力,可叶修只喜欢这样一双眼,每每让他看到的时候忍不住荡开嘴角。

于是叶修轻轻地触碰着黄少天的眼,然后握住他的手。黄少天紧紧的反握住,哼着从一位牧民那儿学来的民歌。




你伸长了手也够不到他的衣角,好在前行路上总有人愿意为你停留,转身也向你伸出了手,直至你们相拥。




黄少天拿出女主人送给他们的甜点。是当地特产的派,外表酥软,内里填满了水果和蛋酱。轻咬一口,甜而不腻,又有一股清香萦绕在舌尖上,盘旋着侵入了心扉。

他们还有一个白天在路边店面买的木匣子。里面镶嵌着不知材质的透明晶石,打开后颗粒状的碎屑闪亮发光,像是盛满了满天的星尘,被用特殊的魔法凝固在它们闪耀的那一瞬。

而后时光悠久,星尘永存。



>>



黄少天小心的打开木匣子。虽然外表落满了灰,内里却依旧很干净,一如几十年前的闪耀,在新西兰一路见证了他们在一起的路程。

叶修凑过去,两个人一起对着盒子研究了一通。

叶修感慨的说道:“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你看看你那时候连个告白都是吼的,恨不得化身文字泡撞我脸上。”

黄少天气恼的戳了下叶修的小肚子,叶修“哎呦”一声,乐呵呵的扭身躲过黄少天的三连戳。




总有一样东西或人会陪你渡过这漫长却又短暂的人生。愿你回忆时永带笑容,愿你相遇时携手此生。




—END—






这一篇断断续续的写了很多天,从原本想写两个人寻找家中隐藏的小彩蛋,变成了回忆过去。从两人在流星雨下相拥,变成了这样较为平淡的赏景。

时间线大概是两个人都退役后,还没告白但是心里都有点儿懂对方喜欢自己的这种状态,旅行到一半以后告白就一直在一起了。

特卡波真的是个很美的小镇,感兴趣的可以去百度搜一下。因为没去过,所以从旅馆到食物都是靠着百度凭着想象写出来的,感觉完全没有写出来那儿的千分之一好。

怕自己文笔驾驭不住并且时间不足,省略了许多想写的内容,再加上后半部分写的不是很满意,感觉有点儿遗憾。

从五月29号叶修生日发了第一篇文,到现在七月29,正好过去了两个月。自己确实是个低产的写手,却又希望能有同好一起相互产粮,让我对这个cp 的爱意不至于那么快的消退。还能在特殊的日子里为对方产粮,不至于像我这样生日当天的凌晨两点还在肝文

感谢你愿意看完我的废话。人在特殊的日子里总是会忍不住碎碎念一大堆有的没的,严重怀疑自己完美的继承了少天的话痨属性。


最后谢谢阅读,给你比心心








评论(20)
热度(114)

© 何晚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