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码码自己的小脑洞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叶黄】Angelfish (2)

·人鱼天与海盗叶
·字数:3600
·上篇啥时候用电脑搞个链接…
·谢谢阅读





酒对于沿海生存的人们而言必不可少。在各种酒馆里,常年都可以看到有着刚劲肌肉的大汉们,一边握着比拳头还大的酒杯,一边不住的拍桌子,要么三言两语吵的脸红脖子粗,要么哄堂大笑嘲笑某个出糗的人。

叶修推开巴德鲁酒馆的木门。男人们猜拳画脚的声音隔着门都能听见,当木门打开后更是如暴雨般的倾泻而出。魏琛很适应这种场合,下了船的日子十天里他有九天窝在这种地方。因此他向叶修比了个手势,很快的就融进了人群里。

叶修来这儿既不是为了喝酒也不是为了与那些大汉们称兄道弟。他把帽檐往下压,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擦着吧台进了被布遮掩的一个门后。方锐跟着他进去,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把钱袋上下抛动。

"哼的这么难听就别出来见人,省的到时候丢我的脸。"叶修满怀恶意的嘲笑了一句,方锐顺手就把钱袋糊到了叶修的背上。

"可拉鸡巴倒吧你。"

叶修被钱袋拍的一下子顺不过气,"嘶啦"的喘了一下,鞋尖一勾把钱袋勾了起来扔回方锐手上。

"别乱扔,赚钱很不容易的。"

"还不是我们赚的,你说说你干了什么,船长大人。"方锐的笑容绝对和叶修属于一脉相承的欠扁。

叶修不理会方锐。他撩开垂落在身侧厚重的布帘,拐过几个弯又穿过曲折的地道。烛火被带动的风吹的晃动,整个宛如恐怖片现场。

他们最终来到了一个铁门前。有穿着随意的人坐在铁门的旁边,衣服就像是从不同角落捡出来拼接而成的,让人看的皱眉。叶修没有理会他,径直开了门走了进去,而方锐则是把钱袋一把扔到了那人的怀里。

屋内没比屋外亮多少。大口锅横在屋中央,绿色的液体咕噜噜的冒着泡泡,十成十的女巫配置。

萨拉贝从帷幕后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长柄勺,直勾勾的盯着叶修。她的眼睛是黑色的,不是夜幕的那种神秘的深沉,而是带着疯狂的黑暗。

见过萨拉贝的人都称不能与她的双眼对视。这是个魔鬼的眼睛,和它对上将会暴露你的一切,让你的所有欲望都无所遁形。然而叶修毫无忌惮的与她对视了回去,在气势上甚至压了她一筹。

"不愧是叶修,被称为斗神的男人。"萨拉贝认输般的移开了视线。

叶修笑了,却没接话,而是看着靠在角落里的女巫的收藏品。

指尖一点一点的打在桌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女巫的微笑渐渐消失,空气随着声音变得凝固,充斥着黑魔法的液体还在不停的加热,方锐觉得下一刻女巫就要用勺子舀起一勺泼向叶修。

方锐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打击声就是在这么一瞬间消失的。叶修还是没转过头看女巫,只是说道:"别做些小动作。"

"那是当然。我们还要各取所需,不是吗?"女巫反问道。

"各取所需?有需要的是你,不是我。"叶修冷笑。

他摩挲着刀柄上的绑带,眼神一冽。萨拉贝心头一凛,下意识的举起长柄勺。银光闪耀,女巫只看到红色的剑身被收回剑鞘里,长柄从中间断成两节,勺身部分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是恐吓,叶修甚至不把这份威胁收起来,而是让它的尖峰直面女巫。

而女巫无计可施。

"把东西给我。"

女巫凝视了片刻叶修的脸,抬起手,身后的侍从把手中捧着的东西放入她的手心。

萨拉贝将东西抛给叶修,方锐同样的将另一袋钱袋放在桌子上当作报酬。两人动作一致的转身从原路返回,女巫握紧了权杖冷眼凝视着他们的背影。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帷幕后,侍从忍不住问道:"大人,您就这么把东西给了出去?"

"哼,"女巫发出了不屑的哼声,"准备一下,按照我之前和你说的去做,动作快点。"

总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女巫倏地笑的猖狂,空气中飘荡着的绿色的薄雾中渐渐浮现出人鱼的轮廓。





>>





叶修举起手中的东西仔细的摸索,方锐在旁瞅了一眼,说道:"不就是一个罗盘么,有什么用啊。"

叶修打开罗盘表,表内壁刻着一行字。叶修微微眯起了眼,在方锐要凑近看的时候猛的揣进了口袋里。

"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喂喂叶修,你这样可不够哥们。"

"找魏琛去玩吧你,别到处瞎晃悠。"叶修对方锐所言佯装没听见,拍了拍方锐的肩,没事人一样的往海边跑。

"真是的。"方锐嘟囔道。

确保周围没人后,叶修才把罗盘又拿了出来。用指甲划过那一行优美的英文体,视线逐渐移向了罗盘的指针。

Point to your wishes.

"所指向的是你的愿望么。"

红色的指针稳稳的指向西南方,叶修放眼望去,碧蓝的海水倒印着飞翔的鸥鸟,小木屋在石壁间若隐若现。

啊。他想到。终于是到家了。





>>





黄少天顺着叶修的灵魂气息一路往岸边游去。他的目的地是叶修,然而航程却不是直线,而是猫咪线路——你永远不知道你家猫在夜晚去了多少地方,亦或是跨过了多少的小山——这样的曲折又复杂的路线。

他并不着急见到叶修。因为他确信自己的猎物不会跑掉。从他们对上的第一眼,黄少天就确认叶修和他是同一类鱼,尽管叶修本质上是个人。

因此本来对人鱼而言只有一天的航程的路,硬生生被黄少天游了四天。他还把沉船上翘起来的木板丝折了下来,然后把牡蛎一个个串起来,一边晃荡一边享受撸串的滋味。

当他游进近海的范围的时候,叶修正蹲在沙滩上用树枝点火。柴火旁放了一只剥好毛的鸡,是叶修大清早从苏沐秋家里的鸡窝里顶着一堆鸡的攻击强行摸出来的。

叶修很迅速的用铁丝穿过鸡身,火点起来之后就把支架摆好,然后将铁丝放好,时不时的转动铁丝让受面更均匀,另一手也没有闲停的往上面加香料。

黄少天大老远的就感受到了叶修今个的灵魂频率,可开心的那种,带着西班牙狂想曲嘚儿啷的味儿。

黄少天一直不懂为什么叶修当初看自己,不恐惧就算了连个喜悦都没有的。如今猛的感受到了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控制不住自己的扒在从海滩上延伸到海里面的长木板桥上,睁着大眼睛瞧着叶修的动作。

以至于叶修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大型鱼类用一种满怀求知的眼神看着自己。



大海,沙滩,阳光,人鱼。

通常而言,当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最经常发生的事是男女主角一见钟情。

人鱼在海里拖曳着如梦般的鱼尾,女主穿着欧式古典及脚踝的长裙,风吹动带起发丝飘扬,双眼相对带来一场罗曼克斯的爱恋。


然而叶修既不是女主角,也不穿着精美,甚至他还撕下一只烤鸡腿,吃的满嘴油乎乎,大咧咧的叉开双腿坐在沙滩上。

这个见面如果是作为爱情剧本的开始一定糟糕透了。

即使是脸也无法挽回叶修行为带来的破坏性,好在人鱼并不是什么看脸的生物,黄少天也不在意叶修抓着根鸡腿就汲溜着拖鞋停在他的面前,蹲下来晃了晃已经咬过好几口的鸡腿问它要不要吃。

黄少天歪着头想了会人类是怎么打招呼的。人鱼的传承记忆里很少会留着这种无用的东西,但是黄少天不赶时间,于是他细细的翻找着庞大记忆中零散的那一小部分。

叶修就看着人鱼歪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的嘴巴一开一合,似乎是讲了什么。


黄少天:中午好。


叶修:……???


一人一鱼陷入了沉默。

当时的人们信奉神而不是科学,因此对于叶修而言,赫兹和频率什么的,完全没有概念。他们完全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个东西。

也因此,当黄少天用着海洋通用次声波和接收不到次声波的叶修讲话的时候,叶修是听不到的。

黄少天从沉默中嗅出了诡异的信号。他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他直觉是某些地方出了问题。于是黄少天下意识的开始调整自己的频率。

叶修继续啃着鸡腿,一边看人鱼的嘴开开合合。

叶修啃的很快,鸡腿上的肉被啃的干干净净,寻思着要不要直接把骨头扔到海里去。


"中午好。"


黄少天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频率,然而叶修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条,手一抖鸡骨头"啪嗒"的就掉在了黄少天身旁的海水里。

叶修瞅着蓝天白云大海人鱼的美丽图景上突兀的那一根鸡骨头,罕见的陷入了沉默。

不过还是那句话,黄少天不在意。他们在海里进食也是吃完就往旁边一扔,完全没觉得叶修这举动有什么不对,只是用手往外划海水,让那根骨头漂远点。

"啊,"叶修回过神,意识到刚刚是黄少天和他讲话,问道,"你会说话啊?"

"那当然了,你们人类都能说话,更何况我了。"

这句话说的叶修竟不能分辨是在嘲讽还是自夸。

大概是两者都有吧。

叶修摸不定人鱼的心思。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无法掌握住谈话的节奏。叶修不喜欢处于被动的状态,因此他有一话没一话的搭着黄少天的碎碎念。

是的,黄少天的碎碎念——叶修实在是无法想象为何一条人鱼的属性会是话痨!

这个消息的劲爆程度恐怕直逼英国女王半夜在大街上裸奔。





>>





德雷克海峡开始入夏。

今年的暴风雨与飓风过于频繁,即使是海盗也不得不避一避风头。船只都停留在近海,人们捕猎到足够支持一天所生的量之后便返航。

叶修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与黄少天培养感情。

叶修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加勒比海盗》的主角,随便一次出海就能抱得人鱼归。他对自己的定位一直十分准确。

在观察之后,叶修大概摸清了在黄少天眼里的他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两真是天生一对,尤其体现在对人对事的态度上。

他们都把对方当成生命中一个有趣的过客,更不客气的说法就是,小孩子突然遇见的一个好玩的玩具罢了。

与其他玩具不同的,独一无二的特殊的玩具,因此让他们对对方更加的上心,也更加的有耐心。

想要探索出更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就算仅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不允许别人来染指。

一旦没有了需要对方存在的意义,就会毫不留情的将对方斩杀。



这就是海盗与人鱼的法则。






—TBC—






本来打算把天天与老叶的日常码完,下章直接进入正戏,然而越码字越感觉状态不对。所以直接断了,日常单独分一章出来。
再次陷入了对自我的怀疑…心累
后排提示,老叶的行为都是有理由的,比如说他为什么要找女巫。
之后的文你们也可以找一找,比如说哪个地方老叶干嘛啦为啥要这么做啊什么的。
感谢阅读,以及听我这些废话
比心心

评论(7)
热度(94)

© 请让安雷结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