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叶黄】花吐症

·花吐症设定,原著向
·双向暗恋
·盲狙全国卷一作文,然而写出来了并没有什么关系
·谢谢观看





机翼从云层中滑过,带出长长的淡黄色的长痕。本该是明亮清丽的景象,却掩埋在雾霾之下,不可寻其踪迹。

北京的雾霾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街上行人稀少,大多带着口罩,行色匆匆,并不想多留一步。即便是候机大厅,也不如往常的人多。

叶修呼出一口气。候机厅里的空气还是透明的,大功率的排气扇和净化器在遥远的地方嗡嗡作响,传到厅里几乎不可闻。

冷漠的女声一遍遍的在大厅里回响。叶修侧耳仔细听着她报的航班,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斜拍的机票。

似乎是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东西,叶修看了眼机票上的字母,确认自己没听错,于是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溜溜达达的坐到了椅子上。

行李箱滑过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嘈杂的脚步声从叶修身边经过。叶修把玩着打火机,直到有人远远的喊了他的名字。叶修抬头,黄色的一团在远处蹦哒,天蓝色的围巾甩来甩去。

叶修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轻笑,待人走近才收起打火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口罩。

“诶老叶,你们这雾霾也太大了吧,刚在天上我还以为下不来了,机长操作我给满分的,这种情况下都能降落,好评啊。”

黄少天一过来就说了一大堆话,叶修没在意,只是盯着黄少天的口罩疑惑道:“你怎么带口罩了?有啥见不得人的么少天?”

黄少天神色一紧,拉了拉口罩,尴尬的笑了两声,扯开话题:“最近有点感冒,这不是怕传染你么,带个口罩比较卫生。哎我们一会儿去哪里呀,我肚子饿了,有啥推荐的小店带我去吃吃呗……”

叶修听着黄少天在那边瞎扯,推开大厅的玻璃门,瞅着外面的雾霾黄少天利索的闭上了嘴,伸手把围巾围的更紧了些。





叶修也没带黄少天去什么皇家大酒楼,那种地方一看就不适合他们的画风。雾霾天也不好走远路,叶修下了车就带着黄少天拐进了一条小巷,没过几个弯就到了一家店门口。推开玻璃门,店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围着围裙的大汉哼着歌擦桌子。黄少天看了眼四周的环境,还算满意的点点头。

叶修与店主似乎已经很熟了。店主看到他笑弯了眼,操着口东北腔问道:“今天要吃些啥?”

“家常菜来点就好了。你拿手的那几道啊。”叶修领着黄少天随便找了张桌子做,店主把门卷放下来,阻挡住风沙的入侵。

“要不是我和店主有点交情,人今儿个还不开门呢。怎么样少天,感动不。”

叶修见黄少天落座后一句话也不说,带着个口罩也不肯脱。叶修心里可纳闷呢,这不仅不脱口罩,连话都不说了,一点都不像黄少天。

黄少天点点头,睁大眼睛表示自己感动。叶修摸着下巴,一手在桌上有节奏的敲打着,一点一点的,黄少天的注意力都被吸了过去。

“啧,少天啊,怎么吃饭还带着口罩?”叶修也不点了,看着对面被他突然发声吓了一跳的黄少天,眯起了眼:“你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连我都防着?”

黄少天终于是忍不住回了句“才没有”,随后嘟囔道:“你怎么就想着撵我说话呢。”

“这不是因为是你嘛,看到你就想让你多说两句。”叶修轻笑,看着对面的人抬头颇有些惊讶的盯着自己。

黄少天心里砰砰跳着,觉得叶修这话似乎也没别的意思。对于这人而言无论对面是谁总能找到乐趣,不是因为他是黄少天才说的这般话。就算此时在这儿坐的是队长,叶修也能面不改色的说出容易让人误解的话。

想着想着黄少天又有些泄气,脚一蹬让椅子往后挪,啪嗒啪嗒的跑去问老板厕所在哪儿,不是很想理叶修的样子。

没一会儿黄少天帮着老板端着菜走了出来,口罩被摘了下来放在口袋里。

“我刚刚在里面蹭了一块辣子鸡,味道挺不错的。”黄少天咂咂嘴,很满意。

“你不是感冒吗,还吃辣的。”叶修有点儿无奈。

“感冒也无法阻止我吃的道路。”黄少天佯装咳嗽了几声,想把话题拐走:“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老板很快就上齐了菜,黄少天摆出一副任你说些什么自己都不会轻易开口的态势,看的叶修忍不住就想去逗他。黄少天忍不住就回两句,回过神来嘟着嘴不想理叶修。

叶修嚼着牛柳,突然伸手从黄少天半叼着的牛肉串上摘了个东西下来。黄少天被他的动作吓得往后仰,咬着牛肉含糊喊到:“我去你干啥呢。”

“花瓣?”叶修的神情看上去很困惑,像是不懂为什么牛肉串上会有一片花瓣。黄少天唰的变了脸色,急摆手道:“可能一不小心掉下来的吧,别管那么多了,来,吃。”一边说一边夺过花瓣扔进垃圾桶里。

“哦。”叶修也没放在心上,顺着黄少天把这章揭过。





黄少天订的酒店离餐馆也不远,叶修帮着拉行李箱,两个人出了餐馆就直奔酒店。

黄少天订的单人房,不大也不小,完全标准的酒店配置。两人一进门就开了空调,吸拉着把屋里有点浑浊的空气排出去。

黄少天把自己的笔记本放在桌上,四处找印有无线密码的住宿需知。叶修随手给他递了过去,也搬出自己放在包里笔记本。

“荣耀?”

“当然。”

两个宅男在雾霾天也没啥好逛的,不约而同的带上了电脑缩在宾馆里就准备打一天的荣耀。叶修等着电脑开机,靠在椅背上肆无忌惮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被看的背后有点毛毛的,摸摸胳膊问道:“你看什么呢。”

“看你呢。”叶修应道。

“有什么好看的。”

“想看呗。”

黄少天觉得自己耳朵应该是有点红的,思绪飘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直到开机成功发出的音乐声把他的思绪拽了回来。

黄少天找出荣耀专属登录器连上电脑,插入卡。叶修和黄少天动作十分一致,转手又从兜里掏出了根烟。

“哎,不准吸啊你。”

黄少天搜出了叶修口袋里的打火机,放在自己的左手边不让叶修拿。叶修无奈了,骚了骚下巴,说道:“怎么,还不准哥吸烟了?”

“你也不看看这外面的天气,再吸担心你的肺跟这外面一样一样的。”黄少天左右转了转,觉得身上粘的慌,打开行李箱拿了套睡衣出来,“我洗个澡啊,自觉点别趁我不在就摸烟。”

叶修瞅着黄少天进了浴室,又看了眼就在不远处的打火机,站起身拿了过来,摩挲了两下,叹了口气又舍不得的放了回去。

叶修习惯性的登了君莫笑的账号卡,然后看了看黄少天掏的小号,也把账号退了拿了张小号出来。

浴室里的水声没响多久就停了。这家酒店还是比较靠谱的,浴室的墙并没有赶潮流安装玻璃,而是实心的砖墙,杜绝了一切羞耻play的可能性。

但隔音并未因此就好多少,起码叶修还能听到黄少天的一些动静,以及突然剧烈响起的咳嗽声。

黄少天咳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叶修心想着这也太严重了,不在广州好好待着跑反而是来北京吸这雾霾,也不知道黄少天是怎么想的。

黄少天似乎在浴室里收拾了一下,叶修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黄少天开了门出来坐到床上,叶修烧了点开水给他喝。

“你要不要紧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叶修有点儿担忧。

“不了不了。”黄少天摆摆手,说话的声音比起刚刚有点儿哑。

刚烧开的水很烫,黄少天接过叶修递给他的杯子,被杯壁烫了下,急忙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叶修用自身冰凉的手抓住黄少天的手,充当冰块给他烫到的地方冰敷。

“行了行了,又不是小少女的,这么体贴。哎叶修,你这举动传出去了,估计有一大堆少女要喊着嫁你。怎么样,有没有动心的?”

“有啊。”叶修回道。

“谁啊?”黄少天一边好奇,一边心里又有点儿冒泡泡。

“荣耀女神啊。”叶修理直气壮的说。

“切,说真的啊,不跟你开玩笑。”黄少天送给叶修两个白球。

叶修静静地盯着黄少天几秒,“嘶”了一声,说道:“嗯……有的啊。”

黄少天惊的连文字泡都不往外蹦了。按道理来说,黄少天此时应该奉送给叶修一箩筐的文字泡。然而叶修说完后左等右等,也没摸到那熟悉的文字泡。叶修忍不住就说道:“怎么,震惊到话都不会说了?这可不像你。”

“这不是被荣耀万年单身狗一朝有了心上人的信息给震撼到了嘛。我还以为你会和荣耀过一辈子呢,哪家女孩叫你给看上了,可怜吧唧的我要给她点一排蜡。”

“那你还不如给自己点蜡。”叶修嗤笑道,转身进了浴室。

黄少天又开始乱想了。他的思维和他的手速一样活跃,以至于很多时候他没来得及制止脑子里就闪过了很多不得了的信息。

现在他在琢磨——叶修刚刚那话什么个意思?

叶修可不管自己一句话造成的影响。叶修上完厕所,躬下身去拉纸。拉完后随意的往旁边一瞥,却看到了隐约有些熟悉的东西。

叶修把东西捡起来。嫩黄的花瓣柔柔的躺在叶修的掌心,从色泽上来看,花瓣还是新鲜的。

和餐桌上叶修从黄少天牛肉串旁边摘下来的花是一样的。

叶修回忆了一下,确定黄少天今天没有带花。若说刚刚厕所里有什么动静,只有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咳嗽让他更加注意。

叶修心里有了点疑惑和计较。他把花瓣揣进外套内衬的夹层里,抬起头,镜子反射里的双眼有幽光滑动。





两人打荣耀打到晚上,本来叶修是打算和黄少天一起解决晚饭的,然而家里的电话把他召了回去。

“你不会把自己饿死吧。”叶修皱眉。

“去去去,我可比你这个只会煮泡面的好多了。”

黄少天手还放在鼠标和键盘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乖乖吃饭的样子。叶修提着自己的小背包出门,转了个弯去酒店二楼的食堂,给黄少天点了几样他喜欢吃的小食,然后才溜溜达达的出去叫计程车。

黄少天依然开着小号打竞技场,然而一点也没有叶修在的时候下手那么干净利落,反而是有点儿出神,完全凭着身体本能在操纵账号。

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才过去了一会儿。当黄少天被门铃声惊醒的时候,他才发现界面已经停在胜利的那一刻很久了。

黄少天挂着防盗链把门开了一个小缝。来人穿着酒店服务员的统一服饰,微笑着对他说:“先生,您点的饭。”

黄少天记着自己是没有点餐的。服务员似乎是看出了黄少天嗯疑惑,把一张纸条递给他。

“这是刚刚一位先生要求和饭一起送过来给您的。”

黄少天接过纸条,纸条上的字迹并不好看,然而还是使黄少天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讶但开怀的笑容。

“少天啊,要按时吃饭啊,谢就不用了,钱记得下次还我啊。”

落款是和那个人一样的嘲讽的简笔笑。





雾霾从昨晚开始就有消散的迹象,到了第二天天空基本已经看不到多少黄色,只剩建筑和景观残留的沙子证明雾霾的来过。

叶修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闲置在桌上。直至手机界面显示已接听,才把手机拿起来凑近耳边。

“怎么了?真难得有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一天。”苏沐橙捧着电话笑嘻嘻的问。

“还真有点事情。”叶修举起花瓣到眼前,似乎很不在意的说道:“这世上有没有人会吐花瓣的?”

“吐花瓣?”苏沐橙想了想,“嗯……啊,有的啊。”

“嗯?”

“你说的是花吐症吧,怎么啦,喜欢上谁啦,突然问我这个。”

“别打趣我了。”叶修应道,和苏沐橙扯了几句家常后挂了电话。

下一秒就打开了百度。

花吐症,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喉咙比起昨天来更难受。

只是刷牙,却总有花瓣纷纷扬扬,搞得连刷牙都刷不下去。吃饭也吃不好,喝一口粥,就开始觉得喉咙里有异痒在作怪。

烦人的很。

偏偏黄少天对比无可奈何。然而距离他患上花吐症也已经好几天了,再下不定决心就来不及了。

这才是他来找叶修的真正原因。

天气爽朗之后人们不再躲避在家中,路上有行人开始走动。黄少天接到叶修的电话,像受到召唤的小兽一样颠颠的就跑了下去。

叶修视线在看到黄少天口罩的那一秒停顿了一下,随后便移开了视线,速度快的连黄少天都没有发现。没等黄少天开口,就先说道:“跟我一起走走?”

“嗯哼。”黄少天应道。

北京除了几个旅游景点,也没什么好逛的。叶修就带着黄少天在酒店后边的花园里走走。黄少天不说话,叶修也就不开口,只是慢悠悠的走在他的身边。

然而叶修沉得住气,黄少天更沉得住气。联盟的机会主义者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在还没找到最适合的机会的时候,黄少天从不会轻率的发起进攻。

这大概是一场无声的交锋。两人各怀心思,却都因摸不清对方的想法而踌躇在原地。

最终还是叶修打破了这个沉默:“少天,有喜欢的人了吗?”

黄少天差点被口水呛到,想着一上来就问这么直接的问题?

叶修心里也没底。习惯性的把手放在兜里,不断瞄着黄少天的脸色。黄少天惊讶的时候眼睛会睁的大大的,琥珀色在阳光下更为明显。

“这颗树挺好的,被雾霾遮了这么多天还挺干净。应该是早上有工作人员来打扫过……”叶修感觉有点儿尴尬,生硬的转移着话题。黄少天却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喊到:“有的。”

他的声音透过口罩有点儿闷闷的,没了往常的清亮。黄少天抓着叶修的衣袖不放,又重复了一遍:“有的。”

叶修愣着,硬生生被黄少天拉到了树的后面。黄少天一把拉下了口罩,直接踮起脚亲上了叶修。

吻很轻,叶修还没感受到多少黄少天就抽离了身子。黄少天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叶修,我喜欢你。”

像是被人从奔涌的海水中一把捞起,混沌的世界瞬间清净,耳朵里回响的杂乱的繁音被清空,只剩下远处的风铃声穿透了时光清脆到了心底。

叶修用手轻抚着黄少天的脸,勾起嘴角回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笑容。他凑近黄少天的耳朵,很轻很轻的说道:“真巧,我也是。”

喉咙的刺痛感猛的消失,怪异的呕吐感已经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人只要一秒就可以将过去的感觉忘怀,但心剧烈的跳动却无法遗忘。

放晴的蓝天,仿若预示着恋爱的到来,像是穿透云层的第一缕阳光,璀璨生辉。





—END—





·少天吐的花是雏菊,意为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

·当初和小伙伴讨论要让少天吐啥花。感觉蛮好玩的所以搞了个小番外。


两人到了房间里就默契的打开了电脑。等着电脑开机的时候,黄少天挠了挠脖颈,感觉有什么顶着怪难受的。

于是黄少天用力的咳了几声。叶修听到声音后转过头,一脸惊悚的看着黄少天。

“你什么时候有了特异功能,还会产瓜子了?”

“毕竟我是向日葵呀。”黄少天接了杯水来润喉。“还不是向日葵的花瓣太大了,吐出来很有难度,就退而求其次的吐瓜子好了。”

叶修回想了一下向日葵的大小,倒抽了口凉气:“我怕你会被噎死。”

“那可能得你帮我拔了。”黄少天瘫着一张脸说道。

两人一起想象了一下,黄少天张开嘴,叶修在一旁死命扯花瓣的画面,纷纷打了个寒颤。

“我们还是来吃瓜子吧。”

“好主意。”

两人开心的配着瓜子玩起了荣耀。







·∠( ᐛ 」∠)_后排暗戳戳求评论呀!

评论(21)
热度(189)

© 何晚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