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凹凸/全职

是个安吹

【叶黄】不知名的生日夜

·设定时间是叶修生日,因为某些原因拖到现在才出来…咳
·练手作,没什么剧情,想看他们谈恋爱,顺带转转文风[并没有]
·感谢观看





兴欣刚刚庆祝完叶修的生日。

唐柔和苏沐橙带着喝醉的陈果比汉子们早一步离开。基本一杯倒的职业联盟的汉子们东歪西倒的躺在沙发上。叶修戳了戳每个人的脸,只有莫凡和安文逸还保持着清醒。

三人齐心协力把剩下的人都搬回他们的房间。魏琛是最后被搬回去的。叶修坐在床沿边,从柜子里摸出一包烟,熟练的掏出打火机点上。放置于身旁的手机屏幕漆黑,一个晚上都没有亮起来过。

叶修摩挲着手机的边缘,倏忽亮起来的屏幕夺去了他的注意力。叶修拿起手机,界面上只有一条短信。

然后他笑了,把烟盒和打火机往兜里一塞,套上放在椅子上的短袖外套。床板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吱呀的响声,一旁本该烂醉如泥的人转了个头,喊到:“要出去啊。”

“嗯。”叶修含糊着应道。

“大半夜的,小心碰鬼啊寿星。”

叶修没应,似乎有一声轻微的嗤笑,但魏琛没有深究,转个身继续睡他的觉。

五月底的杭州的夜晚还带着一丝凉意,走在湖边凉风肆意的刮过人的面颊。烟的火星在风里明明灭灭,单薄的衣角翻卷着向后打转。叶修寻思着要不要把扣子系上,熟悉的体温就覆压而上,烘的他脊背暖洋洋的,扣子也被来人一颗颗认真的系上。

“老叶,大晚上的穿多点再出来啊,感冒了怎么办,都不懂的照顾好自己。”

“这不是有你嘛。”叶修轻笑。

黄少天瞅了叶修一眼,琥珀色的眼瞳里流转着令叶修费解的恶趣味。但紧接着他就不费解了,因为黄少天从身侧的小背包中掏出个黄灿灿的东西。叶修看清楚来物,忍不住后退一步。

黄少天比划了一下叶修的头顶直径,选了个插口,把半圆的突出部分插进去。

“我从瀚文那里拿来的,小孩子花样就是多。怎么样,老叶,带带看,今个可是你的生日,带这个挺合适的。”

黄少天手里拿的是寿星生日标配头顶上带的happy birthday,每家蛋糕店买蛋糕就送的那种生日冠。金灿灿的底色配上颜色各异的字母,叶修敢保证他从十岁以后就没带过这玩意。

十岁前没准还被恶趣味的母亲强塞过。

叶修是想拒绝的,然而黄少天就那么看着他,眼睛亮闪闪的,垂在腰侧的Q版黄少天挂坠像西湖的波光一样反射着温柔的暖光,瘦削的手指捏住生日冠的两侧。叶修叹了口气,微微向前倾身,黄少天心满意足的把生日冠戴在叶修的头上,拨出被压住的几根发梢。

“真不习惯。”叶修习惯性的把手伸进口袋想抽根烟,黄少天比他更快一步的摸出棒棒糖塞进叶修嘴里。

叶修无奈了:“你这包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黄少天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掏出手机切换成自拍模式,用手勾着叶修的肩膀,狂摁拍照键。叶修刚用舌头把糖果推到一旁,脸颊上鼓出个包,脑袋上还顶着被同伙们见到会笑掉大牙的东西,就被黄少天猝不及防拍了照。

“哎少天,你这不厚道啊。”

“对付你还要什么厚道。”黄少天把手机藏到背包的夹层中,又掏出了另一根棒棒糖。叶修感受着口腔里泛滥的橘子味,看着黄少天那根同样黄色的棒棒糖,估计又是从卢瀚文那里带过来的。

“今天是你生日,带上了这个你就是今天的王啦。”黄少天蹦跳的绕了叶修一圈,凑近了去拉叶修的手。

叶修没有拒绝,只是在黄少天勾上他小拇指的时候反握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抿着嘴,嘴角却向上扬。

“老叶老叶,我跟你说,我已经查过了,你们这儿的夜店有好几家评价很不错的。哎把这个墨镜带上,今个儿我带你出去逛。”

无数辆车从他们两身侧经过,车灯伴随着路灯照在两人身上,光影明灭,挂坠随着黄少天的动作碰撞着背包带上的铁环,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叶修低头看了一眼,挂坠上的小人露着和身前人一样的小虎牙,灿烂的笑容即使在阴影里也犹如繁花五月让人移不开双眼。

“那就麻烦你了,少天。”叶修听到自己笑着说。





很多年后再回想这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模糊的老旧影视片,背景音是黄少天兴致上头哼着的粤语歌。歌词叶修是没听懂,但那个温柔缱倦的调却记在了心上。

还有就是两个人带着墨镜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差点被偶然路过的混混堆当成砸场子的追着跑。

那顶生日冠,则被两人放在家里的柜子上,圆形的环里是并肩而立的君莫笑和夜雨声烦。

一如那晚。



评论(2)
热度(107)

© 何晚萧 | Powered by LOFTER